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伊朗村随想  

2007-08-23 14:5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十多几天,我去中亚出差了,刚刚回来。给大家看一看以前曾经写过的一点儿感受吧。
   在外高工作四年多了,跑的地方多了,难免就有许多地方要去许多次。似乎,我已习惯了重复去一个地方,不为别的,只为散散心,亲近一下大自然,放松一下心情。可是这次去伊朗村却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这是我第二次去伊朗村。我已记不起第一次去伊朗村是何时了,我甚至忘记了这个村子的名字。一天早晨,大家在饭桌前一起谈论着今天该怎么过的话题——中国人都喜欢计划,似乎计划出来的事情就可以由自己控制,而一切未列入计划的事情都感觉到突然。殊不知,计划没有变化快。无意间,我忽然想起了“伊朗村”——我去过那里,却不知道那里在哪里?以前,都是老婆帮我记路的,我只负责开车——我是她一个人的专职司机。我喜欢开着车、拉着她、听着音乐,在大自然中“遛车”——这是一种幸福的感觉,虽然我们以前可能并不懂得珍惜。
    问遍了山村宾馆里的所有人,大家都不知道我说的地点。因为我不忘记了它的名字,我只能对人说它很美、那里历史悠久,因为原来生活着波斯人而得名为“伊朗村”。至今,在那个小村里生活着的人还保持着原来的生活方式。无所谓,我们还是决定上路,自己去找。其实,许多事情,人只要敢于去实践就一定会有成功的机会,而且成功率还不小。
    终于问到了一个知道“伊朗村”的人,他告诉这个村子叫“拉黑奇”。按着这位朋友的指点,我终于找到了那条“似曾相识”的进山之路。我的车顺着盘山路一直向前,路的左边是深不见底的河谷,路的右边是鬼斧神工般的被大自然切得齐刷刷的峭壁。朋友们赞叹着大自然的神奇,我却在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这个小村而感到兴奋。车一直开,穿过一群群不见尽头的羊群,放羊的小男孩好心地帮助我们把羊群向路边赶。其实,不是它们阻碍了我们,而是我们打扰我它们。
  大学毕业后,我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在异乎寻常的安逸中度过的。那段时间,虽然表面跑来跑去,但实际却无所事事。那是一段精神和时间的空白,它差点让我迷失了方向。从此,我永不向往安逸。见识过无数普通人的生活,劳碌而平静的生活,感同身受。不想重复别人的生活,渴望内容丰富的人生,渴望在常人轨道之外另辟蹊径。为此,我似乎在心底有一种渴望苦难的冲动,渴望一种挑战。开车远行,尤其在地形复杂、地势险峻的地方开车,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
   一阵阵的颠簸、一阵阵的尘土飞扬之后,我的车终于驶到了村头。小村里,路是用石头铺的,人在小街上只能步行。小村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马,因为道路太窄,现代交通工具根本开不进去。我很庆幸,这里的街道很窄,所以它可以留一片宁静给这里的人们。
   村子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这个村子在建成之日起就开始走向“衰老”,而现在我们正在体验着它的“衰老”。也许正是因为它的老,才有许多人对它的历史保持着永远的神秘感,好象人们总想希望通过它去看到从前、去穿越时间的隧道、去冲破生命的长度、去体验前人的生活……
   一边走、一边照着相。其实,我上次来时也照了许多照片,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我喜欢多拍一些照片,留着以后万一需要时备用。匆匆地来,匆匆地走,我们走马观花地转着这个小村。村子里的人仿佛已习惯了像我们这些的“外来人口”,他们过着他们的生活,我们看着我们想看的景致。不到半小时,我们就逛完了,朋友都很兴奋,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来。
   回家的路很顺利,开着新车,心情格外好。过了几天,我开始整理照片。看着、看着,无意间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我赶忙找到上次去“伊朗村”的照片。结果发现,在我两次的照片中居然重复出现了一位长者,长者面相慈祥、目光专注……对照这两张照片,我几乎发现不了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因为他太老了,多一道少一道皱纹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仔细想想,我上次去“伊朗村”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儿了。一年来,这位长者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一年前,我和爱人来过,那时我们家是两个人,现在我们家是三个人了。一年来,我们家发生的本质的变化,而“伊朗村”却永远不变……
   看着照片,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这次我们一起生活了四个月,这是近十年来,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的一段日子。我已不是儿时的我了,以至于父母都“不习惯”我这个亲生儿子了。生活改变了我,生活正在改变着我,生活还会改变我。在这个四月的时间里,我感觉得最深的就是:父母在我的眼中一天天地变老,老得那样无法让人去阻止。
    岁月是无情。我真的想不让他们变老,而想让自己变得成熟。 这是不可能的,时间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妈妈在看自己的照片时总喜欢说“老了、老了,老得不成样子了!”而我却无言以对。我也会变老的,我也有这么一天。当我对我的孩子说这些话时,他也会无言以对。因为他可能像我今天这样不可能完成理解“老了”的真实含义,虽然我一直在试图从心理去理解他们……
  忽然想起高考时的作文题目,“梧桐树的老树皮一片片地掉下来,只为新树皮的再生”。父母在我们照顾着我们的孩子——这是他们的孙子,他们是心甘情愿,而我们却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东西……
    岁月是有情的。岁月教会我们如何去爱,如何去爱别人,如何去体会别人的爱。我不知道,我和我的爱人以后能不能像我们父母一样无私地爱我们的孩子。但我们的父母正在教我们如何去爱自己的孩子。
    看着那两张几乎是“克隆”出来的相差一年的照片中的长者,我思绪万千。我自己都记不起,我以前是不是说过,“爸、妈,我爱你们了”。但我记得,我似乎好久没有对我的爱人说“我爱你”了。我的孩子现在才二个多月,他还听不懂“爱”这个字,但他能体验到“爱”这个字,因为他身上集中了太多的人爱了,我和我爱人的,我们父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