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观感  

2007-11-14 02:5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的一篇小随笔让博友 独步天下的金萍 想起了当年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于是乎,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自己多年前写的一篇关于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的小文

  昔日名闻遐迩  今天黑灯瞎火

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观感(2003年02月12日发表于《环球时报》)

本报驻阿塞拜疆特约记者 关健斌

 

  记得我们的中学语文课本中有一篇茅盾先生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

  茅盾先生用简洁的语言清晰地勾勒出结构巧妙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用生动的话语展现了当年的英雄们与敌人巧妙周旋的画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来外高加索一年半了,到第比利斯出差也10多趟,记者一直都想找到那个闻名的地下印刷所。不过,问来问去,我发现这个印刷所在第比利斯老百姓心目中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有名,很多格鲁吉亚的年轻人甚至根本不知道它。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下午,我边走边问,七拐八拐地来到了这个地下印刷所。

  两位老共产党员在此值班

  印刷所位于第比利斯市中心去往机场路的大路边的一个小胡同深处。小胡同道路常年失修,四处都是深坑。胡同的尽头,是一个被红色的围墙围住的院落。在这个宁静的院落里,有一棵树荫浓密的老树,树荫下就是印刷所。印刷所由两部分组成:原址和前苏联时期专门为该印刷所修建的纪念馆。印刷所是木制的传统格鲁吉亚民居,而纪念馆是两层红砖楼。

  昔日印刷所院落的木栅栏已经换成了铁栅栏,院子的门半开着。我们轻轻推开门,走进院子。终于看到了茅盾先生笔下的小木房子了,房子的结构没有什么改变,外观和茅盾先生描述的一模一样。木屋共有两层,上层有两个房间,下层是半地下室。主屋左侧建有一间独立的小屋,屋内有一口井,不过,屋里现在已经堆满了杂物。

  正当我们准备走进小木屋时,从我们的身后传来问候声:“你们好!”回头一看,记者发现两位长者面带微笑地向我们走来,我赶忙与来者打招呼。“你们是中国人吧?”他们问道。我们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又说,“一看就知道你们是中国人,许多中国人来过我们这儿。听说,这个地下印刷所在中国比在格鲁吉亚还有名呢!”我微微一笑,没有作答。他们接着说:“这里原来是一个设备齐全的纪念馆,接待过许多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朋友和同志们。这是共产党人顽强战斗的象征,你们的确应该来看看。”

  在记者做过自我介绍后,两位长者说:“这里现在已经不是纪念馆了,格鲁吉亚共产党的党部目前在这个纪念馆中办公。我们是老共产党员,是自愿在这里值班的。”说着,他们开始忙碌起来,四处找手电和灯泡———地下印刷所的半空中悬着一个空空的灯头。为了便于参观,地下印刷所已经改头换面,半地下室的地面已被打了一个正正方方的大洞,周围围着铁栏杆,从上面便可以直接看到当年地下印刷所的核心部分。另外,半地下室还修建了通向地下印刷所的楼梯。

  长者感慨地说:“你们看,这里以前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来自前苏联各地、前东欧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游客。孩子们由老师带领着,听老师讲述他们前辈的故事。现在,这里已经不是什么革命圣地,而是被人遗弃的地方了。以前,国家负责这里的一切开销,而现在这里的一切开销都由我们党员从自己的腰包里掏。为了省电,我们一般不用灯泡。今天你们来了,为了让你们看清楚,我们就慷慨一次。”长者一边说,一边拧灯泡。

  老党员自掏腰包修缮纪念馆

  手扶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倾听着长者向我们讲述过去的故事,拨开层层的蜘蛛网,我们跟随着长者沿着一个螺旋形的楼梯俯身来到地下室———地下印刷所的所在地。整个地下室共12平方米左右,里面空荡荡的,在正中间摆着一架锈迹斑斑的印刷机。在地下室的最里面有一个小出口,这就是当年连着地上小屋水井的通道。现在水井已经枯竭了,通道也被堵上了。昏暗闪动的灯光中,我们似乎隐约看到老式印刷机正在印制传单、小册子。长者介绍,当时宪兵们在地下印刷所内除抄获对开印刷机一架外,还有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及俄罗斯三种文字的铅字千余公斤,已印好的宣传小册子及传单800公斤及白纸320公斤。

  二层的一个房间摆着两张床,长者说这是当时房子的主人住过的,当时的房间里也就只有这两张床,没有别的家具了。在另一个房间的桌子上摆着6张镶着镜框的照片,据长者介绍,照片上的人都是当时在这里工作过的共产党员,其中有一名女共产党员,另外一面墙上挂着一张一人高的斯大林像。

  据长者介绍,前两年,有个商人要出钱买下这个院落,准备开酒吧,而有关主管部门也同意了,但是在格共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这笔生意没有成交。政府对这个昔日的纪念馆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所有的老共产党员却自愿地拿出钱来准备修缮这个纪念馆,把原来被附近老百姓搬走的东西一家家地收了回来,又放回了原位。现在这个纪念馆的地皮和房子都归国家所有,但国家并不拨款。

  印刷所纪念馆的地下室是个电影放映厅,里面可以容纳200多人。据长者介绍,原来纪念馆总是向每一位参观者播放关于这个地下印刷所的影片,而现在这个放映厅已经成为格共的会议室了。在纪念馆二楼的墙上挂着一幅欧洲地图,地图上标着从这个地下印刷所印制的革命传单的分发范围。在地图的左下角摆着一个铜制的列宁头像,头像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灰。

  留言簿上还有别的中国人

  长者带着我们跑上跑下,说这说那地忙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把我带到了他们的办公室,从一张桌子的抽屉里找出一个留言簿,请我留言。翻开留言簿,我发现最后一位留言的是中国新疆军区司令员在2001年赴第比利斯访问时留下的,而倒数第二位是1991年一个越南游客留下的。虽然看到了中学课本中的印刷所,但我的心情却有些沉重。想了想,我写下了下面一段话:“我终于看到了中学课本中所描述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虽然有些迟到,但无论如何,人都不应该忘记历史,尤其是年轻人!”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