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普京记者招待会亲历记  

2008-02-16 17:3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京:让你们一次问个够!

——普京记者招待会亲历记

 

    “我想感谢在座的每一位记者,感谢大家在过去的8年里和今天与我的通力合作。我很高兴能在这个记者招待会上看到大家,我们的工作是富有成效的,这个工作可以让俄罗斯乃至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人们知道,俄罗斯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这里的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打算怎样解决这些问题。十分感谢大家,祝大家一切顺利,再见!”2008年2月14日莫斯科时间16时40分,普京一手拿着一个粉红色的心形小贺卡——这是在场的一位女记者送给普京的情人节礼物,一边向千余名记者话别。

    收拾完自己的便笺纸已经起身后,普京再次俯下身子对着话筒说,“祝大家万事如意,再见!”说完,他果断地转过身去,走下主席台。这时,所有的摄影记者都赶忙再次举起相机,对着普京的背影连连按动快门。我知道,他们是想记录下普京离开主席台的每一个瞬间。这样,普京在一片闪光中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

    4小时40分钟、1364个记者、100个问题,普京就这样结束了其在任8年以来的最后一场“新闻盛宴”。这是普京组织的7次大型记者招待会中,历时最长、参加人数最多、回答问题最多的一次记者招待会。在这场被称为“马拉松式”的记者招待会上,普京时而紧锁眉头,时而暗自私笑,时而义愤填膺,时而心平气和,时而侃侃而谈,时而深思熟虑……

 

记者会如同“创意会”

    2008年1月14日是情人节。早晨7点多,一直习惯于早睡早起的我不得不早早地爬起来,赶去参加普京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当我赶到红场旁边时,我发现这里已树起了梅德韦杰夫的竞选广告。广告中,普京和小梅微笑着并肩前行,旁边写着“我们一起胜利”。看着这广告,我心想,普京和小梅未来的关系是否会同这张照片所反映的那样我们还不得而知,相信这个话题肯定是今天这个记者招待会上的一个核心问题了。

    今年,克里姆林宫记者招待会的组织者似乎比去年更“人性化”,没有了去年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等待,没有了太多的让人不太高兴的开包检查。和去年不同的是,总统警卫局的人员今天居然开恩让记者们把手机带入会场,我想这可能是想更有利于我们利用无线上网的方式在第一时间发稿吧。不过,警卫人员礼貌让各位记者把大家原本准备与普京打“持久战”的饼干、水果、矿泉水都留在会场之外。

    我很快就通过了三道关口的检查站进了准备涌入圆型大厅的人群中。在经过了近1个小时的等待后,众记者们终于被放入会议厅内。这个大厅内已被工作人员用“排和列”分开了许多区。这里原来是苏共中央开会的地方,在会议厅的长条桌子每个位置都有一个红色的投票表决器。记者招待会的组织者在每一个座位上都预选放好了克里姆林宫的2007年挂历、便签纸和铅笔。和去年一样,这是普京送给各位与会记者的“见面礼”。

    抢到有利地形后,摄像和摄影记者开始调试自己的武器,以便能在关键时间大显神通。而文字记者也开始了另一项预热工作——设计自己的问题牌。为了总统在选择提问记者时能“一眼就发现自己”,纷纷入座的文字记者们又开始在克里姆林宫挂历的背面涂画起来:有人直接用黑笔特大号字写上自己所代表的媒体名称;有人用红笔在上面写上自己来自的国家或俄国内联邦主体的名称;有人直接在上面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或者感叹号;有人在上面用彩笔写上自己准备提问的主题,如儿童、母亲、军队、因特网、移民、原子、酒等等。我旁边的女记者干脆用红色的口红在白色的纱巾上写了个大大的“SOS”。就这样,记者们展开了创意大赛。

    做完小牌子后,记者们开始“你采访我、我采访你”了,大家纷纷关心对方准备提什么问题,并一起交流来不断完善自己的问题。而有的记者则听着MP3看着书,还有人干脆跑到楼下咖啡厅去填肚子去了,还有一部分记者就借着这个机会打起盹儿来。毕竟,许多来自己俄罗斯地方的记者都是赶坐昨天夜里的航班或火车于今天一大早才赶到莫斯科的。

记者会如同“总结会”

    11时45分钟,总统办公厅新闻局的官员正式宣布,记者招待会将于12时准时开始,并宣布了多条会场纪律:所有手机必须静音;摄影记者只能坐到11排之后;闪光灯只能在记者会最开始的15分钟内使用。12点整,普京从主席台侧后方一个正面无法查觉的门中走了出来,他轻身健步走向自己的位置,微笑着与在场的记者打招呼。

    按惯例,普京在记者招待会的最开始向大家介绍了过去一年俄罗斯政治、经济形势。他底气十足地说,“我很满意地列举一组数字,以证明2007年对于俄罗斯来说是成功的一年。经济增长率为8.1%,这是几年来最好的成绩。俄居民购买力超过了意大利和法国,占世界第7位。俄居民收入增长了10%,2007年低收入人群和失业人数不断减少。工业生产增加了6.3%,加工工业增长了9.1%。此外,主要资本投资是8年来增幅最大的一年,达到21.1%,私人资本比2006年增加了1倍,达到823亿美元,国家黄金储备增到1700亿美元、稳定基金达到3.84万亿卢布。”听到此处,我分明看到了普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在一口气地罗列完一大串数字后,普京兴奋地说,“这就是我想对大家说的一切,我不会再用冗长的独白和枯燥的数字来折磨你们了。请大家提问吧!”

    似乎在座的记者们对他仅仅总结2007年的工作并不满意,大家还想知道普京本人对自己近8年来总统工作的总体评价。记者们向普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您的第二个总统第任期就要结束了,您能否谈一谈担任总统这8年中最大的成绩和主要的不足吗?谢谢!”普京回答的干脆而自信,“我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不成功!我们确定的所有任务都得以完成、所有的目标都已达到、所有的工作都已实现。我现在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的措施再得当一些的话,我们的通货膨胀也许会低一些。”普京说,“当年,我们没有统一的国家,连国歌都没有,各个联邦主体的法律都或多或少地与联邦中央的宪法不符。我们恢复了领土的完整性和国家的统一。我们奠定了国家经济的基础,让俄罗斯重新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普京真诚地说看着在场的记者说,“我深信,我丝毫无愧于两次选我当总统的俄罗斯人民。整整8年了,我像奴隶一样从早到晚地劳作,我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力气。我满意自己的工作!”随后,普京还把8年的总统任期比喻成“出了一次长差”,“除了工作、体育锻炼和偶尔听听流行古典音乐之外,没有其他生活内容”。以至于他表示,卸任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好好补补觉儿”。普京还承认,“做别人做不了的决定对我来讲并不容易”,他随口调侃道,“你们认为布什很容易吗?”

记者会如同“批斗会”

    在前四个记者分别提出关于普京个人及俄国内问题之后,终于有人提到了关于俄外交的问题。第五个提问的美国FOX电视台记者问道,“总统先生,您前两天说,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或加入反导系统,那么俄罗斯将把核导弹对准乌克兰。昨天,赖斯称她并不认可这一表述。我的问题是,俄战略轰炸机低空飞过美航母,这是否意味着双方正在开始军事冲突?”

    普京果断地说,“没有什么冲突,我也希望什么时候都不要有冲突。”就这样,普京开始了对俄外交问题的回答。我发现在整场记者招待会上,普京所有回答的问题中有31%为外交问题,而且大部分都是关于反导、民主、科索沃等俄与西方国家关系中的敏感话题。普京本人似乎每当谈起这些话题都显得有些义愤填膺,似乎总有说不完的硬话,似乎总有讲不完的真理。普京说,“什么是民主?民主是人民的权力,这大家都知道。当我们的美国伙伴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导弹系统时,有谁问过捷克和波兰的民众他们是否同意?有谁问过他们?据我所知,大多数捷克人民对此并不喜欢。”

   当西方记者质疑“统一俄罗斯党”于俄杜马选举期间在车臣和印古什两个共和国的超高得票率,并问普京“这些数据可信吗”?普京自己没有马上回答问题,却把刚刚提问的来自车臣的年青记者叫了起来,问道,“你来自己车臣,你认为可信吗?”其回答可想而知。此后,另外一名来自在印古什共和国的记者也利用提问的机会用自己家族十余口人的投票情况不失时机地批驳那位西方记者的挑衅。看到这一切,让人感觉到普京其实巧妙地利用了“自己的人”和对西方媒体成功地发动了“人民战争”,把西方记者的“刁钻与刻薄”淹没到“人民的大潮”中去了。

    当被问及西方选举观察员对俄议会和总统大选的某些指责时,普京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心中的不满,他说,“他们想教我们如何选举,我看他们还是应该回家教教自己的老婆如何做红菜汤吧!”普京强调,“如果他们让我们感觉到了不安全,那么我有义务把我们的导弹对准那些让我们不安的目标!我们会兑现我们事先的所有承诺,但我们不会答应任何人为我们设置的什么条件!”一位西方记者问道,“不久前,希拉里说,您曾经在克格勃工作过,因此您没有灵魂。您对此有什么评价?”普京回答道,“我认为,对于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首先应该有头脑。”

    一位西方记者还问,“一些欧洲媒体报道称您是欧洲最富有的人。”这位记者的问题还没有问完,普京就在那里坏笑起来。这位记者接着满脸认真地追问,“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普京继续坏笑着说,“是的,这是真的!我不仅是欧洲最富有的人,我还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我的财富就是俄罗斯人民两次选择我让我领导俄罗斯这个伟大的国家。”普京的这番回答赢得了全场的掌声。

    整个记者招待会期间,我感觉,普京似乎没有给西方记者什么台阶下,只要他们提关于俄与西方关系的问题,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普京的严词批评。在谈到科索沃问题时,普京毫不留情地说,“承认科索沃独立是不道德、不合法的,欧洲人应该为此感到羞愧!”普京还寓意深刻地说,“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欧洲的事情美国人就那么关心?究竟是欧洲人不安,还是美国人不安呢?”在回答一位加拿大女记者关于北极的提问时,普京说,“美国人当年还在月球上插过国旗呢?那又如何?别担心,我们会通过对话解决北极问题的!”

    一位俄罗斯记者在提问时想“效仿”西方记者,这位青年人问,“八年前,西方记者问,‘谁是普京’?当年,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您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吧!”普京不屑地说,“你问你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为什么要问西方人感兴趣的问题呢?”

   不过,我还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普京对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批评是“就事不就人”,虽然他说“欧洲人应该他们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做法感到羞愧”,但他却大谈与法国总统萨科奇的私人友谊;虽然他把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批得体无完肤,但他却把布什还是称为好伙伴。可以感受到,普京的对抗其实为了现实生活中更好的对话,正如普京自己所说,“我就是想为俄罗斯的国内发展创造一个更好的外部环境。”

记者会如同“办公会”

    据我统计,在普京回答的100个问题中,除外交问题以外,30%为俄内政问题,16%为俄经济问题,12%是普京的总统私人生活问题,还有9%涉及俄的社会问题。在参与提问的记者中,25名记者来自俄罗斯联邦级媒体,36名记者来自地方媒体,另有19名外国记者。在这些问题中,前70个问题是由本次记者招待会主持人、总统的新闻秘书阿列克谢·格罗莫夫挑选的记者提出,而后36个问题是由普京本人直接挑选的记者提出。

    而大多数俄罗斯记者,特别是来自地方媒体的俄罗斯记者在提问前,都要回顾一下普京与自己所在地区或所在媒体的“深厚情感”,并对普京表示感谢。一位记者还向普京汇报称,“上次我在记者会上提出的问题,在您的直接关心下成功得到了解决。”这让我感觉到,普京的这次记者招待会似乎成了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感恩会”和普京的“总统现场办公会”。

    面对本国记者提出的从政治到经济、从教育到城市建设、从人口到奥运会、从退休金到大学生的奖学金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的问题。普京总是给予耐心地解答和解释。普京指出,不需要与其他国家的对抗,需要的只是对话,俄要为本国发展创造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俄罗斯发展的两项重点任务就是经济多元化和从根本上改变国家管理。普京承认,在“经济领域和国家管理方面需要质的变化”。

    在谈到俄罗斯南部地区发展时,普京认为,俄罗斯南部应成为最吸引游客的地区,然而目前当地的发展因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而受到限制。普京表示,俄罗斯之所以竞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这首先是为了保障俄罗斯南部基础设施的发展,以便让数百万俄罗斯民众四季都能前往南部,心甘情愿地在本国消费。他还强调,国家为筹备2014年冬奥会,计划投入1200万美元,这项拨款中三分之二的资金会用于发展基础设施。普京在回答筹备冬奥会的资金来源的问题时称,这笔资金的三分之二由国家负担,其余部分或是由私人投入,或是私人和国家合作。

    在回答有关金融与财政问题时,普京表示,在高层换届后,俄罗斯仍将继续从预算中拨款支持一系列的国家专项,支持在农业、卫生医疗、住房和教育领域实施一系列的国家专项。他表示,这些项目仍将继续实施,其中一部分可能将有所修改,也可能转交由地方来实施,但仍由联邦预算来拨款,总之,联邦政府不会放弃或者中断这些项目。此外,普京认为,如果梅德韦杰夫在总统大选中胜出,监督国家项目实施的人选上也不会存在问题。

 

记者会如同“推介会”

 

    普京离任会如何处理与梅德韦杰夫的关系,是众记者们都很关心的话题。一位俄罗斯记者刨根问底地问道,“您能不能说说您到底为什么支持梅德韦杰夫呢?”普京说,“我已说过许多次了,我想再重复一遍。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他的所有经历都证明了,他将在国家的最高位置上出色地工作。我相信,他将是一个好总统,一个充满活力的领导人。除此之外,我还信任他。我就是信任他!把国家的最高控制权交给这样的人,我并不惭愧,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细心的人一听便知,普京实际上是在为梅德韦杰夫变相地“拉选票”。据我不完全统计,在整个记者招待会上,记者提问和普京自己回答问题时提及“梅德韦杰夫”这个名字的次数近10次。难怪一位西方记者说,这是普京为梅德韦杰夫搞的“竞选推介会”。

    此外,普京还主动表示,他认为俄罗斯总理的职权已“足够大”。他说,“我已准备好作为一名总理去工作。我不会哭,而是会高兴,因为我有机会去以另一个角色工作,以另一个角色去服务我的国家。”普京强调,“如果梅德韦杰夫和他分别出任俄总统和总理,那么不会在职责分配上产生任何问题。”

    不过,有意思的是,普京担任总理并不打算在自己的办公室悬挂梅德韦杰夫的总统照片。普京说,总统“像勋章、国旗和国歌一样是一个国家的标志”,所以政府官员悬挂总统肖像无可厚非。不过,“如果我成为政府首脑,情况比较特殊,那就是我已经当了8年总统,而且当得不坏……如果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我没有必要挂他的肖像”。 

    在被问及对梅德韦杰夫有何建议和忠告时,普京说,“我和梅德韦杰夫在一起工作已经15年多了,如果他到现在还需要什么监护和忠告的话,那么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支持他了。”普京表示,“许多问题的决定权都在一号人物即总统的手中。我相信,梅德韦杰夫是一个善于做决定的人。当然,我也有权就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记者会如同“告别会”

   其实,记者会刚刚开始不长时间,《俄共青团真理报》的记者就向普京提出了“权力观”的问题,普京当时就表示,“我从来没有过干第三个总统任期的打算。从来没有!自从我担任总统的第一天起,我就为自己做了一个决定:不会违反俄罗斯宪法。这对于整体社会是十分重要的,这是原则问题,不是技术问题!”

   普京接着坚定地说,“你知道,有人对烟成瘾,有人吸毒品上瘾,有人对钱上瘾。都说,最大的瘾是对权力的痴迷,我从未痴迷权力,我从未对什么东西上瘾。如果上苍让我能有机会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工作,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普京的这段心灵独白博得了在场记者的一阵热烈的掌声。

普京以这种表述向大家坦白了他的“权力观”和他告别总统宝座的决心,这令在场的记者们再次感觉到了普京的“去意已决”。就在记者会进行了一半时,塔斯社一位漂亮女记者的提问博得了大家的掌声,似乎大家都在想这个问题,“普京先生,等你到了新的工作岗位之后,您还会像今天这样组织记者们和您见面吗?”。

    似乎普京也感受到了在场记者的依依惜别之情,他诚恳地回答道,“你知道,我肯定先要得到新的工作岗位。是的,我准备担任俄政府总理。但在此之前还要举行总统大选,梅德韦杰夫先生应该当选总统,然后是他向议会提交关于我担任总理的提名,最后是议会的批准。当然,我知道,事态很可能是按这个方案发展的,但我们也不要忘记我的谚语:事成后再夸口。如果我当总理后,我肯定要和记者经常见面的,我们的现任总理也是这样做的啊。”

    整个记者会已经进行了4个多小时,这时普京在耐心听完一位记者提问后说,“我先回答你这个问题,下面是最后五个问题!”普京此话着实给在场的记者一个大的惊喜。一般情况下,都是“最后三个”或者“最后两个”、“最后一个”问题。这次普京来了个“最后五个问题”,也似乎也显示了普京给记者们的最后机会还是比较多的。看来,普京也把这次记者招待会当成了与会记者的一次“告别会”。

    坐在普京的正对面,看着普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听着普京的一抑一扬、一顿一挫,我不仅感受到了他作为一个真性情男人的魅力,还感受到了他作为一个大国领导人的不易;不仅感受到他对俄罗斯老百姓的那种“魔力”,还感受到他8年带领俄罗斯复兴的那股子“耐力”;不仅感受到他对答如流的过人智力,也感受到了他铮铮硬汉的过人体力;不仅感受到了他和西方记者打嘴仗时不断抖出的“小机灵”,还感受到了他治理俄罗斯所特有的“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大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