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外高:是个男人都懂车  

2008-02-23 04:0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自己以前写的东西了,这几天懒了。大家看看我以前写的东西吧! 害羞 

外高:是个男人都懂车

 

本报驻外高特约记者  关健斌

 

   在外高地区工作一年半多了,开着记者站的三菱V6-3000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地跑遍了外高3国的许多地方。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对自己的坐骑有了感情,开着它从里海之滨到黑海之滨还真别有一番风味。由于对自己爱车兴趣的提升,我开始留意外高地区人们与车的感情,慢慢地发现了一些这里的人对车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家家都是“有车族”

 

    别看外高3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有限,老百姓的生活水准也差强人意,但如果从“拥有私车”这角度来比较,中国人还真不如人家活得“逍遥自在”。我在外高3国转悠来转悠去,整天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物。在记者的熟人和朋友之中,绝大多数都“有车族”。商界精英和政界人士自不必说,就是一些看大门的,修天线的,摆小摊的,当院工的,甚至是靠政府救济的老人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都可能漫不经心地对你说:“我有辆车。”

乍一听,这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富人有车是“无可厚非”的,穷人连饭都吃不上了还有车,这真是“太过份”了。但仔细一想,你就知道了,在独联体“有私家车并不代表日子的富足”,因为车与车还不一样。“当官的”坐官车,外高3国的政府都为政府官员设备了官车,这些官车主要以旧奔驰和新伏尔加为主。“有钱的”玩好车,从“奔驰”的吉普到“宝马”的跑车,从加长的“大卡迪拉克”到最新款的“林肯”。“没权没钱的”开破车,穷人的小轿车多数是破旧不堪的“日古利”、“拉达”、“聂瓦”,这些破车是在“繁荣的”勃列日涅夫年代凭票购买的。“有点小钱的”就买二手车,在格鲁吉亚经济状况稍好些的老百姓都买从欧洲淘汰的二手车,这些车除了公里数多点儿,跑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有些富有的人家里还不止一辆车:除了轿车,还有跑车和吉普车。有一次,我驻阿塞拜疆使馆请该国的一位“有实权”的官员到使馆作客。这位老兄与自己的爱妻分坐两辆大奔—600前来赴宴,那“派头儿”一看便知是他是个“有权有势”的主儿。

还有一些官员自己有官车,家里却还有两三辆车。记者的一位朋友,他自己整天忙于工作,工作当然有“工作用车”了。但他还嫌一辆车不够用,自己又弄了3辆车:吉普、轿车、拉达。他解释说,吉普用于打猎、拉达是为了去别墅,而轿车是给夫人准备的。他那“雍容华贵”的夫人自己并不开车,他又给她备了个专职“家用司机”。

 

 人人都是“修车匠”

 

   外高人不仅有车,而且还懂车。外高人给记者的关于车的第一印象是好象这里“是个男人都懂车”一样。在路上,如果你的车出了什么毛病,马上就会有一群热心人围上来,帮你出主意、想办法。只要你想,你自己都不用亲自动手,就会有好心人帮你把车弄好。

   在外高,车的主人有“高低贵贱”之分,车的“待遇”也随之有“亲后薄疏”。富人家的车总是送到车行里去修理、保养,而穷人家的车基本是由开车人自己来照顾了。在记者住的院子里,每逢休息日总有人把自己的爱车大卸八块,弄得满院子都是车零件,而当太阳西下时,所有的零部件又全部归位。就这样,这里的人像中国人对待自行车一样对待着自己的爱车,汽车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总是自己动手料理。

    但无论是好车还是破车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车载音响都是最好的。外高人喜欢开车时听音乐,而且是声音大得不能再大的音乐。我经常遇到这样的事:一个不起看的小破车停在我的大吉普旁边一起等红灯,那个小破车什么装备都不可与我的大吉普同日而语,除了一流的车载音响,那音响的重低音可以让我在旁边都感觉到阵动。近来,阿塞拜疆又开始流行在车上安车载电视了,不少人又开始对小液晶电视打起了主意。

     此外,这里人还喜欢在汽车尾部的玻璃窗上贴着各种各样的生动图案,以表示汽车相应的状况,这形成了外高地区马路上的一道风景线。比如,用高跟鞋的图案代表是女士在开车;用儿童头像的图案代表车上有儿童乘坐;用水壶代表开车新手等等。

 

 

个个都是“节油模范”

 

   虽然阿塞拜疆靠着里海,是个“石油城”,但这里的汽油并不像伊朗和土库曼那样油便宜得“一美元加满”,这里的油价是一美元3升多一点。而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汽车比阿塞拜疆的还贵,所以,节油对这里的司机来说是一项必备的功夫。

   看这里的人开车一看便知,他们的油是自己花钱的。原因很简单,小至等红灯,大至“大下坡”,只要有一丝节油的机会,司机们都不会轻易错过,他们一定是空档滑行。这里的司机对油的概念是能省则省,节约一滴油是一滴。记得记者刚到外高时一次打的,在下一个大下坡时,出租车司机干脆就熄火滑行。那个坡很陡、很长,记者在整个下坡过程中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在国内学车时师傅千叮咛万嘱咐,不许我们空档滑行,更不说是熄火滑行了。而那位司机老兄却沉着冷静,像个“没事人”似的。后来,记者渐渐地发现了,熄火滑行对“拉达”或“日古利”是家常便饭。

   在外高,记者经常看到汽车开着开着就停在大马路上的,原因很直接——没油了。这时,只见司机从车里钻出来,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2升的装有汽油的矿泉水瓶子,对着油箱一顿灌后,又钻回汽车里开车跑了,这成了外高街头的一景。

    由于外高3国之间存在汽油差价,所以3国间的汽油“民间流通”也十分盛行。记者经常发现一个年长的妇女或年纪不过15的小男孩赶着老牛车穿梭于边境两侧,牛车上是装满汽油的塑料桶。就这样,他们将阿塞拜疆的汽油倒卖到格鲁吉亚,而他们的收入就是汽油的差价。

 

开车都“拼命三郎”

 

    在外高地区,记者对这里人性格的一个最鲜明的体会就是——这里的人除了开车干什么都不急,开会不急,约会不急,迟到好象是正常,按时好象却反常一样。然而开起车来,外高人可就判若两人了,这里的司机个个都是“拼命三郎”。外高3国街道和公路的行车路标很不明显,所以大家开车的自由度极大,只要你技术好,大马路就是你家的,随便挤,随便闯。在路上,人们常常听到一声大得不能再大的油门声,然后马上紧跟一脚急刹车。

    外高人对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里人不把轿车当回事。在外高地区,轿车中奔驰、宝马比较普及,而最普及的是拉达、伏尔加和涅瓦等原来的苏制轿车。而外高人却不把这些小拉达和伏尔加当回事,经常把轿车当货车使。在从巴库到第比利斯的公路上,记者经常看到一个个小拉达被土豆、西瓜、洋葱等等物品塞得满满的,只留下一个开车的位置,简直就是一个小货车。

 

处处都是停车场

 

    外高3国的首都街道也不是十分规范,固定的停车场很少,人们基本上可以随处停车。开车到各地方办事,只要有地儿,你就可以停车了,这就使本来就不宽的街道变得越发的难走。在你停车的时候没有人管,而当你准备走的时候“看车人”就出现了。他有的“热情”地为你指挥,有的根本什么也不管,不过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收停车费。

    与相对比较乱的停车管理相比,3国的加油站管理算上是一流的。在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的加油站清一色是绿色建筑,各加油站都是统一设计、统一价格、工作人员统一着装。服务质量上乘,还有不少加油站可免费洗车。特别是夜间,远远看到,加油站灯火通明,像小飞机场一样气派。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