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不可小觑的“的哥”  

2008-02-23 04:0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可小觑的“的哥”

本报驻外高记者  关健斌

 

    从某种角度上讲,“的哥”能反映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的面貌。无论是从机场、码头走出来,还是从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下站,你都会遇到迎面而来的“的哥”。在外高工作一年多了,在巴库、第比利斯和埃里温也经常与当地的“的哥”打交道。在与“的哥”们的交谈中,我越来越发现这里的“的哥”不可小觑。

 

好车、坏车:啥车都能当“出租”

 

    初到第比利斯时,在机场的乘客出道口,记者就被一群“好客”的“的哥”围住,他们一面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塔克西、塔克西”(俄语中的“出租车”),一面主动地帮我搬着行李。这时,记者发现身边一字排开的出租车队伍里从奔驰到拉达,啥车都有。

    在外高“打的”,你可别奢望能拦到一辆“货真价实”的出租车。否则,你就是等上一天,恐怕也难看到一辆车顶有“TAXI”标志的出租车。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时,只要你伸伸手,不出一分钟,准会有一辆汽车停在你的身边,而且最后的“的费”比国家规定的出租车价格便宜很多。在外高的街头,记者极少看到正式挂牌的出租车,但路上跑的又全都是“出租车”。不过这满街跑的“百姓出租”确实方便了群众,大街上到处都是车,不怕打不着“出租”。价格也随行就市,可高可低,若碰上哪位司机大发慈悲,白拉顾客一程的也大有人在。有时与司机聊得高兴,下车给钱,他反倒觉得你见外了,一气之下,说不定会把你再拉回去。

 

  

路远、路近:从不打表

 

    一般来说,无论是正式的出租车,还是潜在的百姓出租车,都是不打表的,顾客上车后都要和司机侃价。一上路,不管有没有发现出租车,你都可以把手伸出去,肯定没人说你神经不正常,因为这里的百姓都是这样“打的”的。不过,从你“打的”的手势,司机一眼就可以看出你是否熟悉本地的情况。在外高,“打的”有一个特定的手势,就是“拳头握紧、大拇指朝上”。看到奔驰、宝马等好车,你也不必“心里打鼓”,如果司机想顺路挣点外快的话,他们是不会“拒载”的,而且价格绝对不会比伏尔加、拉达贵。

    苏联解体后,大部分出租车公司都散了伙,没散的也多把车包给司机,交5年份钱后,车就属于个人了。一次,记者还真打到了一个正规的出租车,但上车后发现里程表早就被卸掉了。司机说,现在没人跑表,国家规定的价格要比他们最后向顾客实际收取的价格高几倍,按表跑,早就没人坐了。他说,这儿开出租车是很辛苦的,因为市民只要有车,谁都可以跑出租,没任何限制,这样一来,反倒苦了他们这些职业司机,生意远远不够。

 

 

公车、私车:给钱就拉

 

    近年来,外高也出现了用公车捞外快的现象,只要不耽误工作,也没人太计较。有一次,记者出差亚美尼亚时就享受了一把“司长待遇”。那天,记者出去办事回来,随手打了一“的”,这是一辆黑色的伏尔加,车身看起来显得干净。当记者刚说去中国大使馆时,他就想都不想地说,“上来吧,我知道”。上车后,记者才知道,这辆车是俄罗斯外交部一司长的“专车”,而“车主”经常去我国使馆公干。攀谈中,记者得知,“专机”司机的工资不高,孩子不少,所以在工作间歇之余就出来“拉活”、赚外快,他的领导也知道此事,但是只要他不误事,在该出现之时出现就行了。记者发现,这位司机很注意卫生,在顾客可能踏脚的地方都垫着报纸,他说,“等拉完活后,我再把报纸撤走,这样当这部车的真正主人上来之时,汽内仍是一尘不染的。”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现在的出租车司机也有了“市场经济头脑”。一次在格鲁吉亚,记者打完“的”下车前,“的哥”给了我一张卡。拿来一看,是一张服务卡,卡上用英文、俄文、格文三种语言写着“欢迎下次程坐”,并注有联系电话和司机姓名。这位“的哥”说,持此卡打此车,电话预约不仅不加钱,反而优惠。

     最离奇的是,有一次,记者还打了个“小公共”当出租车。那是在亚美尼亚,我有急事,拦了半天都没有拦到车,没有办法就一直伸着手。正当我伸着手无可奈何之际,一辆“小公共”汽车停了下来。司机说,他跑的线路现在没有活,可以拉我一趟。情急之下,我也只好坐上这辆“小公共”。下车时,公共汽车的要价并不比其他车低多少,这可以说是记者打的最有意思的一次车了。

     在外高地区打车讨价还价时,不同国家情形也不一样。在亚美尼亚,的哥总是不直接说车价,而先请你上车,然后在途中对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乘客讲述其生活如何之苦,其家庭如果之难,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多从你腰包里弄点钱,而你如果不多给,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这也足见亚美尼亚人的狡猾之处。而在格鲁吉亚,的哥一般都是先小人后君子,先谈价,双方能接受就拉,不接受就会请你另找他人。

 

不可小觑的“的哥”

 

   在外高地区打的,你可说不准是谁给你开车的。因为什么车都可以当出租车,所以什么人也都可能是的哥。仅记者遇到的“的哥”就有大学法律专业的毕业生、城市设计院的建筑师、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领导过上百口人的工厂厂长、参加过国际会议的科学工作者、曾经让无数人动心的小提琴手等等。想来有些让人不解,这些“高层次、高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低下头、弯下腰来开出租车呢?其实他们的回答却简单地让人没有怀疑的理由——钱,为了生活!

    记得一次在亚美尼亚打的,记者坐上了飞行员开的出租车。刚上车时还感觉不出来,可是走上两分钟,记者就感觉这个人开车像开飞机,无所顾及、天马行空一般,左突右闯。和这位的哥一聊才知道,这位老兄果真出身飞行员,曾经开过许多种机型,如今年纪大了,退役了改而开出租,在他认为汽车就像玩具一样,而开汽车就像玩玩具一样。

    在格鲁吉亚打的时,记者遇到一位科学工作者。刚上车,记者就发现这位的哥颇有些儒雅的味道,一低头发现在出租车手刹的位置上放着一本化学方面的论文集,一问才知道,这位戴眼睛的长者是一位原科学院的科学工作者。后来,那里效益不好,为了养家糊口,他只好放下论文集拿起了方面盘。用他的话说是“为了生活,什么都得干啊……”,不过他还不无留恋地说,“搞了一辈子化学,怎么能轻易放下呢,这不,一有空就看看,说不定哪天还能用得到呢……”

    其实,大多数外高地区的的哥都为老者,多集中在40岁至70岁年龄段。不过,记者也遇到过20岁出头的小的哥,一次在阿塞拜疆打车,记者就遇到自己的同龄人,一上车记者就从这位小的哥的谈吐中感觉到,此人不是小混混。聊着聊着,记者得知,这位小的哥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法律专业的毕业生,现在正联系出国,由于还没有准确的消息,便出来开开出租为出国留学攒点钱。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