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2008-02-29 23:0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9日一大早,打开网页,浏览新闻。忽然看到某网站国际新闻中显著位置的一条新闻——《俄罗斯选战推崇中国经验,“邓选”变成治国宝典》。身在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大选当然是我关注的头等大事,而这个头条说的事儿居然就发生在我身边,自己却毫无察觉,自觉惭愧,便格外认真地研读起来。

    文章洋洋洒洒近两千余字,但似乎紧扣主题的地方不多。文中所提及的“久加诺夫认为,中国的改革经验对俄罗斯国家领导人和所有政治家都很有价值——不管他们的政治信仰如何,因为中国的改革卓有成效。他提出,为了学习中国经验,俄政治家应该阅读《邓小平文选》,尤其是要读第三卷——该卷对中国的改革道路有具体的阐述。”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话是久加诺夫在不久前访华时说的。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客气话,多少是选举语言,我不敢也无权擅自揣度。和莫斯科的同行谈起此事,大家都感觉到有些哭笑不得。通过这一年多的常驻,我感觉到,俄罗斯人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虽然这里的老百姓生活并不是特别富裕,但是他们却相当自信。彼得一世改革时曾吸收了许多国外的经验,梅德韦杰夫不久前在俄罗斯工业和企业家座谈时也曾号召俄罗斯企业学习中国进行工业技术改造的经验。但把别国的理念当成自己的“治国宝典”,这似乎不是俄罗斯人的做事风格。

    刚刚看完此文,又接到国内编辑的一个约稿电话,“说我国国内的某某问题,世界都很关注,让我写写俄罗斯如何关注此事。”我对俄罗斯的媒体还算关注,但似乎没有看到关于此事的消息,只能请这位编辑再约其他人了。29日下午,我与俄罗斯奥委会的一位高官喝咖啡,近期经常往返于莫斯科和北京之间的这位官员语气果断地对我说,“我参加了不止一次奥运会了,通过我在北京的亲眼所见,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人没有理由不自信,中国人肯定会给世人一个美妙的奥运会。”

   把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我忽然想起了中学时学的一篇课文——鲁迅先生的《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外国人对我们的看法对我们就那么重要吗?难道我们所做的事情一定要外国人说“好”,我们才能充满信心地去做吗?难道外国人说“好”的事情,就一定是对我们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有好处”的事情吗?

      “坏话难听,好话难防”。如今,许多外国人都学奸了,他们开始“挑我们爱听的话”说了。然而对于某些西方媒体在国际报道中的溢美之词,我们有些媒体显得十分兴奋,总感觉“好话”肯定是听着开心,编着顺心,用着放心,这回用“拿来主义”总没有错吧?但我们不得不注意的是,许多西方媒体正是利用了我们一些媒体的这种心理,给我们大灌“迷魂汤”,让我们在“飘飘然”时中了他们事先设计好的圈套。笔者认为,西方媒体的这种“捧杀”的方法更有迷惑性,其潜在的危害性也更大。

  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于2005年9月提出用“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来定位中美关系后,“中国责任论”在国际舞台上悄然兴起,并逐渐取代“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成为国际社会针对中国的主流话语。此后在多种国际场合,要求中国承担“责任”的声音频繁响起。2006年,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曾恭维中国说,“中国已经是全球经济领袖之一”,美英两国媒体对此大幅报道。美国《时代》周刊在今年初一期杂志的封面上,以显赫的大字宣称:“中国:一个新王朝的开始”。

      2007年1月,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维克托·托马斯发表一篇意味深长的文章,提醒世界注意:《2020年,世界将有中美两个超级大国》,而且要求中国同美国一样,“把责任扩大到整个地球”。5月下旬,美国一些媒体大量报道“美国世界意见调查机构”最近对十几个国家进行的所谓“世界民意调查”,认为“中国经济将超过美国”,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时间大概就在2020年;并挑逗中国人说,你们怎么“对自己的经济还没有美国人有信心呢?”2008年1月下旬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又有西方学者称,在美国经济前景堪忧的情况下,不少国家将关注重点转向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并对中、印寄予拯救全球市场的厚望。

  诚然,很多年来,“中国速度”的经济发展确实是举世瞩目,中国的伟大民族复兴势不可挡。中国人民为此而感到自豪,也完全有理由自信。世界上一切友好人士,一切向往和平与发展的人们,以及严肃正直的专家学者和生意人,赞赏和宣传中国,说中国的好话,也是很自然的。即使有过誉之处,那也是对中国的鼓励和鞭策。但长期以来一直“妖魔化中国”的西方媒体现在怎么忽然摇身一变,大谈“中国超越美国论”了呢?其用心何在,不能不发人深思。

  笔者认为,所谓中国很快就要赶超美国的论调,实际上是新时期的一颗“糖衣炮弹”,是“中国威胁论”的变种。它一是要引起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惊恐,从根本上感到“中国的威胁”和挑战,从而动员“遏制中国的势力”。二是要刺激中国某些人的浮躁情绪和简单的“大国心态”,麻痹忧患意识。口蜜腹剑是更阴险的一招,而且更具“魅力”。如果我们的媒体也跟着西方媒体一起喊“责任论”,那么就肯定被人家“忽悠得找不到北”了。

     受儒家思想长期熏陶的国人,更注重的是内涵,更崇尚的是务实,这在某种程度上给外人一个定式,那就是国人好象有些不太自信。正如鲁迅先生所发问:“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其实,中国人从来没有失掉自信,尤其在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今天,中国人没有理由不自信。这种自信源于国力的迅速增长,这种自信源于在国际舞台地位的提升,这种自信更源于百姓的支持,这种自信源于整个社会的包容开放。

      一个自信的人,是美丽的人;一个自信的民族,是一个开放理性的民族;一个自信的政党,是不断进取的政党;一个自信的国家,是充满希望的国家。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在自信中走向光辉未来,中华民族在自信中走向伟大复兴。

一句话,还是先干好自己的事情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无论是好话还是坏话。还有一句话,别人忽悠咱,咱可以不理;但要是自己忽悠自己,那可有点儿悬了……

 

附:《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原文

     从公开的文字上看起来:两年以前,我们总自夸着“地大物博”,是事实;不久就不再自夸了,只希望着国联,也是事实;现在是既不夸自己,也不信国联,改为一味求神拜佛,怀古伤今了——却也是事实。

     于是有人慨叹曰: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

    如果单据这一点现象而论,自信其实是早就失掉了的。先前信“地”,信“物”,后来信“国联”,都没有相信过“自己”。假使这也算一种“信”,那也只能说中国人曾经有过“他信力”,自从对国联失望之后,便把这他信力都失掉了。

    失掉了他信力,就会疑,一个转身,也许能够只相信了自己,倒是一条新生路,但不幸的是逐渐玄虚起来了。信“地”和“物”,还是切实的东西,国联就渺茫,不过这还可以令人不久就省悟到依赖它的不可靠。一到求神拜佛,可就玄虚之至了,有益或是有害,一时就找不出分明的结果来,它可以令人更长久的麻醉着自己。

    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

   “自欺”也并非现在的新东西,现在只不过日见其明显,笼罩了一切罢了。然而,在这笼罩之下,我们有并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