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萨卡什维利pk斯大林  

2008-09-10 01:59:30|  分类: 看清格鲁吉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卡什维利PK斯大林
   
 

   这两天,有博友留言提到了萨卡什维利和斯大林的“老乡关系”。但不知大家知道不知道,萨卡什维利和斯大林的生日还是同一天呢!不知这是偶然和某种意义上的巧合。我在2003年12月12日曾经写过这样一篇文章——《萨卡什维利会成为第二个斯大林吗?》,现在想起来了,还真是有些意思的!!
    萨卡什维利出生于1967年12月21日,他的生日与斯大林的生日(1879年12月21日)正好是一个日子。
    我情愿相信,萨卡什维利和斯大林作为一国之君都有一个强国梦、都怀揣一颗爱国心,但两人的境遇却天壤之别。
    在俄罗斯目前正在进行的“历史名人”的评选活动中,斯大林位居榜首。这次活动由俄罗斯电视台、俄罗斯科学院及社会观点基金会举办,在经过网民投票评选之后,斯大林以15.69万张选票位居榜首,而列宁以9万票位居第三位。俄罗斯历史学院副校长弗拉基米尔·拉夫罗夫对此表示:“电视台不久前刚刚播出了讲述斯大林的电影,学校也在学习有关斯大林的教科书,而媒体对以前的著名历史人物并不关心。俄罗斯应该纠正历史教育的方式。”
    今年8月25日,俄罗斯《新闻时报》的一篇报道说:俄罗斯教育部门在全俄教育工作者会上介绍《俄罗斯历史(1900 ~1945)》教科书时认为,“斯大林所做的一切,结合具体的历史环境来看是完全合理的,他作为一个面临战争的国家领袖在带领国家走向工业社会方面做出了正确选择。”虽然俄罗斯的这份报纸、这次会议、这本书的权威性到底有多大、代表性有多广还可以进一步追问,但是,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却值得关注。近些年来,“俄罗斯重评斯大林”的字眼时常出现在国内报刊上,甚至还引起学者们热烈的讨论和激烈的争执。其实,无论是过去的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如何评价斯大林不过是一个动态的载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现实政治发展的需要。
    而前两天,俄罗斯最大的民意调查机构莱瓦达中心对2100名俄罗斯民众的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1%的受访者站在南奥塞梯一边,只有2%的人表达了对格鲁吉亚立场的同情。在南奥塞梯是否该继续成为格鲁吉亚一部分还是成为俄罗斯一部分或是独立这一问题上,答案几乎是一边倒的:只有4%的人赞成回到冲突前状态,而46%的人则认为俄罗斯应该吸纳南奥塞梯,使之同俄罗斯联邦的北奥塞梯合并,另有34%的人认为南奥塞梯应该独立。绝大多数民众认为,“很明显是萨卡什维利先发动了战争!”
    同是“格鲁吉亚人”,但两人在俄罗斯民众中的口碑却相差如此之大,这不能不让人好好想一想……

斯大林故乡行记

 

  在外高工作多年间,去哥里却不下7、8次,有的是自己独自前往,也有的是给朋友作导游,还有的是应别人之约一道去参观。而无论去过多少次,每一次去,我都有新发现、新感受……

小镇里诞生了个大人物

    哥里是格鲁吉亚的一座古老城镇,早在公元7世纪这座小城就已见文献记载。它位于格鲁吉亚中部的库拉河谷之中,距白雪皑皑的高加索山脉不远,小城依山傍水,林木葱郁,景色怡人。然而真正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高加索小镇扬名天下的不是远近闻名的“哥里红苹果”,也不是美丽的自然风光,而是一个人物的诞生——斯大林。

   1879年12月21日,斯大林诞生在哥里一个穷苦的鞋匠之家。在这里,斯大林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直到1894年小学毕业,他才离开哥里到第比利斯的正教学校学习。哥里市内至今仍保存有斯大林故居、斯大林纪念馆和斯大林铜像。

   从第比利斯西行76公里,记者驱车来到了哥里。虽然已经是初夏,但远处高加索山脉上的积雪仍然依稀可见,晨光中的哥里显得格外宁静,斯大林故居坐落在斯大林大街上,邻近宽阔的斯大林公园。

 

昔日免费  今日收费

 

   来到斯大林故居,记者发觉,遇冬天来故居时的凄凉和冷清相比,这里的人气开始转旺了。故居工作人员对记者高兴地说,春夏的旅游旺节已经开始了,参观人员渐渐地多了起来。现在,这里已由原来的免费参观改为0.6拉里(2拉里=1美元)一张门票了,纪念馆的讲解员实行收费服务,在故居和纪念馆里拍照也要收费,这里的纪念品种类不少,但价格也不菲。

   在与工作人员的攀谈中,记者得知,这里一共有32名工作人员,他们的月工资不足10美元,但是他们仍坚持每天打扫纪念馆,尽量保持着整个部局的原貌。斯大林故居共由三部分组成:斯大林出生的“小木屋”、斯大林纪念馆和斯大林“专列”的一节车厢。由于格鲁吉亚的能源、电力不足,斯大林纪念馆里也没有照明电,阳光从彩色的玻璃窗户中透到陈列室里,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神秘。

 

斯人已去  其物尤在

 

   斯大林出生的“小木屋”是一座带半地下室的平房,由水泥砖砌成,面积不足30平方米,里面隔成两间屋子,小间10平方米左右。记者透过窗户发现,在近20平方米的大间里,室内家具简单朴素,里面的陈设保留着斯大林生活在这里时的原样:中间是一张方桌,放着一只粗陶水瓶,五斗橱上有一只茶炊和一面镜子,一侧是一张床和两条板凳,朴实无华。墙上标明;“1879年12月21日,斯大林诞生在这里”。为了更好地保护故居,哥里市地方政府于1937年给故居加了一个贴大理石的混凝土“外套”, 套在故居的小房之外,还在小房周围建起了希腊和意大利风格的亭台楼阁。 

    斯大林的专列停放在纪念馆的旁边,它周身墨绿、颜色如新。列车的窗帘都是拉上的,好像列车的主人正在在里面办公。这节专列共有6个房间:斯大林卧室兼工作间、内设空调的会议室、机要员工作室、俄式厨房和警卫人员的房间两间。据说,斯大林曾经在1945年乘坐这节车厢前往德国参加波茨坦会议。工作人员介绍,这节自重为80吨的专列原来原来被丢弃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后来,斯大林专列的司机发现并认出了它。经过这位司机的反复联系和做工作,它终于被运到了这里,成为了斯大林纪念馆的组成部分。

 

“人们对我的赞扬,我连一半都担当不起。”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后,政府在他故居的后面建造了一座纪念馆,这是一座格鲁吉亚式的两层楼建筑,也是前苏联为纪念斯大林而建的唯一的一座公众纪念馆。它带有哥特式教堂的狭长彩色玻璃窗,庄重肃穆。纪念馆门内的第一句语录就是:“人们对我的赞扬,我连一半都担当不起。”

   馆内陈列着有关斯大林生平和各种图片和史料,不少图片都是罕见的,它们记载着斯大林从鞋匠的儿子历经磨难成长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全过程。

   在中央展台上摆放一具金光闪闪的T-34式坦克模型,它既是精美的座钟,又是高级收音机,这是苏联卫国战争胜利时军工厂工人送给胜利缔造者斯大林的礼品。这里还陈放着从莫斯科“老广场”苏共中央办公楼(后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斯大林办公室移来的家具:一张结实的办公桌、一大一小两张沙发和六把厚重的木椅。馆内挂着斯大林同代人、英国首相丘吉尔评价斯大林的一条语录:“他接过的是一个扶木犁的穷国,他留下的是一个有核武器的强国。”

   馆内专门辟出一个房间来陈列斯大林的头像。这个头像静卧在房间的正中央,据说头像上的表情是人们根据斯大林临终前的面目神态而雕刻出来的。在原苏联境内,像这样的头像一共有9个,分别陈放在不同的城市。当工作人员带记者来到这间陈列室之前,他嘱咐记者动作一定要轻,好象生怕会惊醒沉睡的斯大林一样。  

 是非功过  任人评说

    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在纪念馆开放之后的近40年里,它接待了数百万名参观者。1991年苏联解体后,到哥里及斯大林纪念馆参观的人逐渐多起来,尤其是来自中国和日本的游客。其实,记者自己也知道,哥里是中国人来格鲁吉亚的必访之地,虽然中国人对斯大林的感觉也是复杂的,但无论如何大家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个“大人物”出生的地方。

    每年3月5日是斯大林逝世周年纪念日,俄罗斯“公众意见基金”民调机构做了一次关于斯大林功过的调查。结果显示,俄罗斯人仍然对这位前苏联领导人褒贬不一:在被访的1500人中有36%认为斯大林对前苏联“功大于过”,而29%的人持相反意见。 32%的人赞扬他使苏联“井然有序、工业发展,成为令人骄傲的伟大国家。”41%的人则说,他们仍然将斯大林与大迫害与劳改营联系在一起。无论世人如何评价他,有一点是不能不承认的:斯大林对俄罗斯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的影响是深远的。不久前,俄罗斯曾举行过一次“谁是俄罗斯近代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的民意调查,斯大林得票居首。  

   当问及故居工作人员如何评价斯大林时,这位年近6旬的老大妈说“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斯大林,但是我只想说,没有斯大林,就没有1945年的胜利……”而记者又问到斯大林的孙子现在在格鲁吉亚正组党参政时,这位白发苍苍的工作人员却只冷冰冰地说了一句,“斯大斯是斯大斯,他孙子是他孙子。”

   走出斯大林故居,记者随意走进哥里城一家普通的小店铺,当30岁上下的店主得知记者是专门来参观斯大林故居的时候,慷慨地送了记者一瓶印有斯大林头像的伏特加酒作为纪念。酒的牌子是“一步也不许后退——斯大林第227号令”,酒瓶的正面印着一身戎装的斯大林,背景是苏军攻占柏林时的场面。酒瓶的后面印有“为了祖国干杯!为了斯大林干杯!干了,我们再倒上!!”   

   从纪念馆再稍往前走,就可见到位于哥里市政府大楼前的斯大林铜像,它是前苏联境内唯一保留在原地的斯大林纪念碑。记者抬头望去,斯大林身穿风衣,举目远眺,目光中充满了自信和坚毅,然而铜像后飘扬的国旗已经不是苏联国旗了, 而是格鲁吉亚国旗。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斯大林如果看到了今天的这一幕,他会如何面对…… 

 补充材料:

列宁对斯大林并不满意

    其实,最早对斯大林做出重要评价的恐怕是列宁。他在1923年写的政治遗嘱中,说斯大林对革命无限忠诚,脾气太粗暴,建议把他调离党的总书记职务。我在哥里的斯大林纪念馆看到这个文件的原件。在列宁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党内的反对派对他颇有微辞,但总的看,社会上对斯大林的负面评价越来越少,而正面评价越来越多,最终推到极至达到了神化的地步,形成了对他的个人崇拜。1929年12月21日,在斯大林50岁生日的这天,苏联报刊刊登了大量歌颂斯大林的文章,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斯大林是列宁的惟一助手”,是“列宁事业的惟一继承人”,是“活着的列宁”。在1934年召开的联共 (布)十七大上,斯大林被称为“天才的领袖”,代表们高呼“斯大林万岁”。1936年苏联新宪法(被称为“斯大林宪法 ”)出台后,苏联一切成就更是归功于斯大林一人了,而1938年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更是美化和神化斯大林的集大成者。在1948年出版的《斯大林传略》中,斯大林成为“人类最伟大的天才”,“最伟大的领袖”,“斯大林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苏联人民说出的”,“他的指示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所有各个部门中的行动指南”。
    个人崇拜式的评价实际上把斯大林变成了天上的神,是赫鲁晓夫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上对斯大林作的反向评价又把斯大林由神变回了人。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并且毫无过错的,而人会有所不知、有所不能,甚至许多不知、许多不能并且经常犯错的。所以,赫鲁晓夫依据苏联历史上不争的事实和在整体上肯定斯大林的前提下,重点对斯大林做了反向的评价,指出他在上世纪30年代大清洗中乱杀无辜破坏了法制,个人独断专行破坏了集体领导原则,对希特勒发动侵略苏联的战争准备不足,在农业、民族政策和国际关系等方面随心所欲等等。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经历了剧变和解体。从根本上说,剧变的本质含义就是用西方发展模式取代苏联模式,所以,斯大林的理论与实践也都属于被否定之列。正因如此,据全俄调查中心的说法,1989年末的时候,苏联只有11%的人认为斯大林是“最杰出的人物”。但另一方面,苏联解体后,它的继承者俄罗斯在摈弃了苏联模式、转向西方模式的同时也失去了超级大国的地位,失去了苏联时期所拥有的势力范围。
    对斯大林的评价是俄罗斯复杂的社会现象之一。其实,它还可以衍生出另一个问题,即俄罗斯是如何对待苏联的历史遗产的。比如,对待11月7日十月革命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苏联解体后,一方面,完全资本主义化的俄罗斯不可能再去纪念一个社会主义的节日;另一方面,俄罗斯又不得不考虑政治发展的历史惯性,十月革命节仍是许多民众和左翼政党的精神寄托。对俄罗斯现政权来说,继续肯定十月革命节违背它的价值观念,而轻易否定又可能引起某种程度的社会动荡。于是,1996 年,叶利钦下令将十月革命节改为“和睦和解日”。2005年6月,国家杜马又通过法律将11月7日定为“军人荣誉日” ,并且在这一天恢复红场阅兵仪式。经过一番“无害化”处理,11月7日这一天既有益于凝聚人心,又能激发人们的荣誉感。任何国家的政治发展都会经过不同阶段,各个阶段的性质可能不同。但是,政治发展却有连续性,政治文化也有穿透性。所以,就俄罗斯而言,正确处理好苏联时期的历史遗产,使之“无害化”或“有益化”对它更为重要。对俄罗斯崛起来说,以实用主义的态度对斯大林进行评价,可能更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