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写在半个黑瞎子岛回家之际  

2008-10-14 03:10:22|  分类: 中俄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烟往事——写在半个黑瞎子岛回家之际

     按着有关媒体的报道,10月14日11时,中俄双方将在黑瞎子岛上举行“中俄界碑揭牌仪式”,这标志着中俄之间长达4300多公里的边界线全部确定。

    我家在黑龙江边的小县城,就在中俄边界线上。妈妈说,我在黑龙江边上的一个小土房儿里出生,那个小土房儿离黑龙江边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000米。我在黑龙江边长大,喝着黑龙江的水,吃着黑龙江的鱼,夏天在黑龙江里戏水,冬天在黑龙江上打“滑刺儿”(就是滑冰的意思)。

    在儿时的记忆中,妈妈经常带着我去山里“备战”。那时不知道“备战”是什么意思,反正妈妈一得到“备战”的通知,就得带着我离开家,从“山沟里”跑到“更山沟里”。现在想来,那时候我们是在防“老毛子”。那时候,爸爸是民兵排长,他当时是时刻手握有钢枪、随时准备像孙玉国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那样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后来,我在历史书上看到,沙皇俄国趁中国“大而弱”之时,意为变东北为“黄俄罗斯”,多次入侵我国并强加多条不平等条约划定的。中苏边境东段,单与黑龙江省相接的边境线就长达近3100公里(水界2780公里、陆界260公里)。在黑龙江、乌苏里江两条界江中,有大小岛屿1152个,按主航道中心线分,在苏侧538个,在我侧614个。但在苏制十万分之一地图上,将当属我方岛屿划入苏境的多达531个。苏军在中苏边境大量增兵,部署在亚洲地区的针对中国的总兵力达100万人,坦克2万余辆,飞机3000多架。他们还在黑龙江对面纵深组建了两个空运突击旅,其中一个部署在我黑河地区对面(就是我家对面)的苏联境内。一个新的大规模武装入侵似乎正在酝酿之中。

    那时,在黑龙江近5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我国只部署一个野战军和几个边防团,中苏双方军力对比相差悬殊。在边境地区和纵深要点,兵力薄弱,空隙较大。为了国家的安危,同时为了加强东北及黑龙江的安全,党中央、毛主席审时度势,居安思危,决定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当时的战略构想是,兵团在沈阳军区的指挥下,进行战役火力侦察,在边境地区的黑河、佳木斯、牡丹江各战役要点,杀伤迟滞敌人有生力量,掩护野战军展开战役。同时进行全民战争动员,组织指挥广大军民打击歼灭入侵者。这既是一项艰巨光荣的战略任务,也是一个在当时来说重要的战略性举措。

    上小学时,我每每在作文中写到自己的故乡都是这样开头的“我的家乡是坐落在黑龙江之畔的北方边陲小镇,这是一个鱼米之乡”。上中学了,在地理课上,我知道了自己的家乡与俄罗斯有135公里的边境线。我在中学的外语是俄语,我们中学的俄语老师只能用“太有才了”来形容,他们的发音虽然不是特别准,但他们的俄语教学是很有一套,以至于让我这特别不爱学俄语的人高考时俄语都能得98分(注意哟,当时高考的俄语是100分满分的哟!)。在我高中时,俄语在县城里开始变得时髦了,县里的俄语老师在一夜之间变成“稀缺资源”,不足10万的小县城里顷刻间冒出了300多个边贸公司,感觉上全县的大人都投入到了“火热的对俄贸易”中,而且那热情也不亚于当年爸爸当年“保家卫国”的劲头。那年头一块“大大”泡泡能换块俄罗斯手表,一套“十佳”运动服能换一件俄制呢子长大衣。在我考大学那年,县里的对俄边贸从“鼎盛期间”开始走下坡路了,不过县里的老百姓似乎对黑龙江对面的那群“老毛子”多了一些了解。

    这都是陈年往事儿了,现在的孩子们已经根本知道什么叫“备战”了,而更多知道的是普京和沙拉波娃。但“往事并不如烟”,总有些人能记得住那段日子,总有人忘记不了那些人和那些事儿……

    北京2008年10月14日上午11时,莫斯科时间2008年10月14日早7时。一半黑瞎子岛从此将不再使用“莫斯科时间”,而像原来一样改用“北京时间”,这里将成为中国全境最早见到太阳升起的地方。虽然那里可能还是空空如野,虽然那里的一草一木对这些并不知晓,但历史将记住那个日子。

    化干戈为玉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容易。如果对两个相邻的大国而言,那就是相当不容易,但我们做到了。我也知道,一部分朋友认为,“那人那年拿走了那么多,此人此年就归还这儿点儿。”我不是“卖国贼”,也不是“爱国贼”,我觉得我们似乎应该实事求是的说事儿,在目前的国际格局中,我们能做到这些已经不错了。想重新大规模改变国界的方法只有战争,而在战争受苦最深的那就是我们平头老百姓。所以,我们似乎更应该珍惜我们所处的和平的生活环境,让我们孩子的记忆中永远没有什么“备战”之类的词儿……故乡的黑龙江边黑龙江对岸的俄边防军的观察哨——我们都叫他“岗楼”界碑后面的白色纪念碑据说是为当年的苏军而建的,纪念他们帮我们打跑了日本鬼子儿子已经根本不知什么叫“备战”了虽然不“备战”却还有小军舰,毕竟这里的国界线哟

黑瞎子专题之三:往事未付红尘——我们有权告诉孩子在黑瞎子岛上发生了什么

黑瞎子专题之二: 往事并不如烟——黑瞎子岛的漫漫回家路

黑瞎子专题之一:如烟往事——写在半个黑瞎子岛回家之际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