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极端民族主义:红场上空的幽灵  

2008-11-09 06:26:16|  分类: 无解的俄罗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度报道

极端民族主义:红场上空的幽灵

    11月5日,莫斯科警方向俄国际文传电讯社记者透露,警方于11月4日下午4时30分正式接到报案,土库曼斯坦驻俄使馆的一名三秘于当日中午在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土驻俄使馆附近,遭到多名来路不明的青年人围攻,被攻击者受伤送院接受检查治疗。随后,土库曼驻俄使馆正式向俄外交部发出照会,要求俄方尽快查清该事情真相。

    另据俄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也在“民族团结日”当天,11月4日晚7时-7时40分,莫斯科西区接连发生两起袭击事件。剃光头、身穿黑色短外套的年轻人先后袭击了正在工作的乌兹别克斯坦籍清洁工,两次袭击造成一名清洁工丧生,一人受伤。

    近日,专门从事民族主义问题和排外事件研究的俄罗斯“夜猫子”分析中心副主任科热夫尼科娃向俄新社记者透露,2008年1-9月,俄境内发生的民族主义攻击行为造成了70多人死亡、300余人受伤。而另据莫斯科人权局的统计数据,2008年1-9月,俄境内共发生了238起种族攻击行为,造成108人死亡,325人受伤。俄专家不无忧虑地说,新一轮种族主义情绪浪潮正在俄罗斯抬头,极端民族主义正像幽灵一样盘旋在红场上空……

 团结日里不团结

     11月4日是俄罗斯的“民族团结日”,俄全境放假庆祝。但就在11月4日,有数百名民族主义者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了一次名为“俄罗斯进军”的示威游行。参加游行的青年人中,有人身着黑衣并蒙面,手持代表各类民族主义运动的旗帜和标语,有人甚至做出希特勒当年的特有手势。按示威组织者的计划,游行队伍应该向克里姆林宫方向进发,并与官方的庆祝活动对峙。但莫斯科市政府调集大量警察,对主要路口进行封锁。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游行队伍在试图冲破封锁线时,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中午1时,莫斯科市政当局下令,驱散参与非法示威游行的人群。据莫斯科警方证实,莫斯科市中心当天多处发生类似的非法示威活动,警方共拘捕了400余多名极端民族主义分子。

    其实,早在10月底,一个名为“反对非法移民运动”的民族主义组织便向莫斯科市政府递交了示威申请,说要在“民族团结日”当天举行一场约5000人的“俄罗斯民族主义游行”。但莫斯科政府驳回了“反对非法移民运动”该申请,但“反对非法移民运动”领导人亚历山大·别洛夫却毫不在乎地对俄新社记者说,“我们对他们的拒绝和禁令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我们按照法律递交了申请,如果他们无力确保协助,我们将离开他们而行动,离开当局的帮助而行动。”

    这个组织是这说么的,也是这么做的。“反对非法移民运动”在其网站发布消息称,“‘俄罗斯民族主义游行’组织委员会号召示威者于11月4日在莫斯科地铁中集合,如果政府不给我们另外一个平台举行活动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再耐心地等待或协商了,我们会直接出门走上大街。”

    据记者了解,俄右翼民族主义势力组织的首次公开游行是2005年11月4日。当年,俄政府将这一天定为人民团结日,以纪念17世纪时俄罗斯民众自发组织的民兵战胜了外国侵略军,从而保存了俄罗斯国家的完整。右翼民族主义势力也借此机会组织了首次名为“俄罗斯进军”的游行活动,,近两年一直没有中断过。

 俄“排外案件”案发率飚升

    其实,极端民主主义分子在“民族团结日”搞的示威活动仅是俄近年来排外情绪不断高涨的一个缩影。近些年来,俄境内“排外案件”的案发率逐年上升。俄联邦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不久前称,2008年上半年,莫斯科极端主义犯罪率比去年同期提高了5倍。他透露,“今年上半年,莫斯科共登记有73起极端主义犯罪案件,比去年同期的13起几乎高出5倍。上半年,俄全国极端主义犯罪率提高了67%,而俄中央联邦区的增长率竟高达165%。”巴斯特雷金强调,“在全国犯罪率普遍下降的情况下,极端主义犯罪率却以每年9%的幅度提高,这让我们深感不安。”

    今年10月初,莫斯科人权局发布统计报告称,从今年秋天开始,莫斯科排外犯罪数量飚升。仅今年9月一个月,莫斯科的“排外案件”就造成了5人死亡、18人受伤。这份报告指出,如果说今年夏季因种族敌视而产生的攻击行为有所减少的话,那么从8月份起这种攻击行为呈明显上升之势。9月份,受攻击最多的是阿塞拜疆人、达吉斯坦人、亚美尼亚人、乌兹别克人、印古什人、塔吉克人和中国人。

    实际上,俄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受害者不仅仅是外国人,就连亚洲或高加索面孔的俄罗斯人也不逃不过他们的魔爪。2007年10月20日,俄著名的国际象棋手、雅库特人尼古拉耶夫在莫斯科身重数刀后死亡。俄雅库特共和国民众因此举行了集会示威,雅库特共和国总统什特罗夫还发表了言词激愤的讲话,而雅库特最大的钻石开采公司还宣布为抓捕凶犯悬赏150万卢布,俄警方随后逮捕的行凶者竟然是几名莫斯科中学生。

    今年2月,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警方联合端掉了几个涉嫌杀人的民族主义倾向的光头党犯罪团伙。俄罗斯内务部一位司长称, “这些犯罪团伙于2007年一年之内就制造了多起血案,其成员多为未成年人。这些光头党分子还经常把他们残忍的杀人经过拍摄下来,供那些雇凶杀人者观看。”

    俄法律专家称,实际上,如今俄境内发生的许多民族主义暴力事件的“隐蔽性”更高,这些案件时常以一般性犯罪的形式发生。专家称,“种族主义者明白,他们将遭到逮捕,他们在一般性犯罪的掩盖下行事更有利”。而面对这种越来越猖獗的攻击行为,那些对警察失望的少数民族正准备反击。在沃罗涅日的阿塞拜疆社团去年底曾发表声明称要武装起来保卫自己,而莫斯科和其它地区的高加索人和亚洲人社团也要准备反击。

    俄护法机关专家称,护法机关的无为和社会对此问题的冷漠是造成俄民族主义犯罪行为增长的重要原因。俄媒体披露,与近年攀升的案发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俄民族主义案件的破案率较底,俄近年来发生的许多外国人遇袭、遇害案件的罪犯都在逍遥法外。如果没有舆论压力或金钱奖励,没有人会急于搜捕种族主义杀手。

    俄专家认为,如果俄境内的外国团体或领事馆不对种族犯罪案予以特别关注,警方对这些案件的调查就会漫不经心。实际上,在打击“排外犯罪”问题上,俄护法机构目前陷入了一个“无法可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尴尬境地。在俄境内,排外情绪存在于俄各个年龄层,民族主义情结几乎已经成了普遍现象。这是近年来俄排外和种族袭击事件日益增多的重要原因之一。虽然俄高层多次提出要坚决打击“排外犯罪”,但并没有像打击车臣分裂分子那样对“光头党”等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进行坚决的打击,而至今也没有出台一个专门的相关法律,因此俄政府各级部门和警察对外国人的保护意识似乎并不太强。

 普京誓言坚决打击极端民族主义

    2007年11月11日,时任俄总统的普京在庆祝“警察日”的活动上明确指出,俄护法机关应坚决杜绝民族主义、排外性和宗教隔阂等不良倾向。普京强调, “几个世纪以来,俄罗斯一直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我们会严厉阻止那些宣扬民族主义、排外性、宗教隔阂思想的人。” 普京强调,俄护法机关任何时候都应当关注打击极端主义现象。他补充说,“如今护法机关拥有足够的法律手段,对犯罪情况进行专业分析、查明犯罪根源并防止各个社会生活领域出现极端主义现象。”

    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今年4月在参加某电视台直播节目时表示,“我们现在应该立法采取一些额外措施保护民众。所有人,不管他肤色和相貌如何,都应该受到法律保护,都应该在俄境内有安全感。”卢日科夫强调,“加重对民族主义犯罪的惩罚不是残酷,而是极其必要的。”他指出,“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应该成为在这里生活的各个民族的祖国。排外是一个疯长的毒瘤,会导致我们国家毁灭。”

    卢日科夫不久前还表示,“我要向国家领导提出将打击民族不宽容、排外主义和沙文主义写入宪法。”他说,目前在莫斯科和睦的生活着169个散居在俄罗斯的外国移民社团,50种宗教信仰。卢日科夫强调,国家不仅应当教育学生尊敬他人的信仰和培养学生的宽容性,而且应当从法律上维护民族和谐与宗教和睦。

    与此同时,莫斯科市家庭和青年政策局局长古谢娃还表示,莫斯科大学生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反对排外事件的发生。她说,莫斯科市内有248所大学生宿舍楼,那里居住着超过10万名外国大学生。她指出,抱有排外情绪的群体主要是大学生、其他年轻群体、打零工和低收入群体,为预防民族主义事件发生,莫斯科市政府建议加强大学生行动队的工作,这一学生组织的成员最好都是莫斯科市的大学生,而非外城市学生。她透露,“现在莫斯科市内已成立了26个这样的大学生行动队。”

    俄联邦委员会主席米罗诺夫今年9月表示,虽然不应在互联网上设立新闻检查制度,但为建立极端主义网站提供技术支持的服务商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据俄执法部门统计,目前在俄罗斯境内共有800多个具有极端民族主义倾向的网站。俄《新消息报》不久前报道称,“你在俄罗斯网站上搜索一下,就可以找到一系列类似于‘俄罗斯人民的敌人’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网站。”这些网站教唆人们如何获得武器和爆炸物、煽动青年人的排外情绪,这种网站的存在严重影响俄社会稳定和在国际上的形象。

 极端民族主义已成为俄“社会毒瘤”

    有过在俄罗斯生活经历的外国人不可能不知道像光头党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这些打着“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旗号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已成为了在俄外国公民人身安全的最大威胁之一。

    记者在一本名为《俄罗斯光头党入门》的书中发现这两句这样的话, “在任何合适的情况下,真正的光头党人都应当进攻外族人,不断地寻找各种方式攻击他们。”“外族人侵占了俄罗斯美丽的城市,抢走了本应属于我们的住房,喝着我们的水,呼吸着我们的空气,就像贪婪的硕鼠……”

    这个于上世纪90年代前期还仅仅是恶语谩骂外国人或找外国人寻衅滋事的光头党,到了90年代末期便演化成“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可以草菅人命、残害无辜”的疯子。俄媒体报道称,俄光头党日益猖獗,袭击外国人和制造血案的行为逐年增加,莫斯科成重灾区。莫斯科市检察院的资料显示,光头党成群结伙进行袭击现象增多,单独作案较少见。目前俄罗斯近100个城市有光头党团伙,全俄约有6万至7万名光头党成员,其中莫斯科地区约有5500名。一般来说,每年的4月份是光头党活动最猖狂的时候,因为4月20日是希特勒的生日。但近几年光头党的“发情期”却来不仅仅局限在4月了,而且来势更猛烈了。

  其实,光头党没有统一的组织,其成员分布广泛但却缺少联系。从这个角度讲,光头党不是一个“党”,而只是一种风潮,一种亚文化现象。在同一座城市中往往存在着数个光头党组织,甚至在一所学校中就会有不同的光头党团体。每一个组织由自己的“领袖”领导,而这样的“领袖”已是最高领导人,他们没有“上司”。“领袖”的领导能力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组织的发展。近几年来,有许多“领袖”开始因“战绩”而名声大噪,比如绰号“板斧”的马尔钦科维奇,这个风云一时的光头党被很多党员当作自己的“教父”。不过这个教父级人物目前已被捕入狱。

    光头党发展新成员的目标人群往往是20岁左右尚未进入社会的年轻人,这些人由于缺少父母的正确教育以及自身的无知很容易“误入歧途”。一位俄罗斯社会问题学者曾表示,光头党最初的成员成长于苏联解体前的几年中,他们的父母习惯于在厨房里抱怨生活的艰难和表达对外国人的怨恨,而这些抱怨和怨恨被孩子们听去以后就有可能转化为仇恨外国人的精神动力。但是当他们逐渐成熟懂得事理以后,往往选择从组织中“退休”,真正“死心塌地”地选择做“纯粹”党员的人并不多。

  那么,如何解决光头党问题?多年来,俄社会各界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与思考从未间断。俄杜马议员梅金斯基表示,光头党是一种风潮,甚至是一种时尚。只有支持这种时尚的社会因素被清除以后,光头党才可能销声匿迹。因素一,经济。欧洲也有光头党,而且均是经济不景气造成的大量失业的产物,在俄罗斯同样如此,所以,要优先发展经济,解决就业问题。因素二,教育。国家应为孩子们建造足够的体育设施和高水平的教育硬件,让正确的思想充满孩子的大脑,而不是由那些垃圾思想去占领。因素三,家庭。只有当每个孩子的父母都充分地负起对孩子的责任的时候,光头党才会成为无源之水。

  莫斯科人权局在对光头党问题作了认真分析后认为,俄光头党问题仍将持续多年。因为,“刺激光头党发展的重要因素仍然广泛存在于俄社会中,比如大规模的贫困、巨大的社会贫富差距、教育改革的不成功、法制不健全、法律执行不力和民族主义以及大国思想的大行其道等”。

  雷人:实拍莫斯科街头民粹分子(图)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