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离别:三年前的今天  

2009-10-31 18:32:48|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日,来莫斯科赴任3周年的日子。时间“过起来慢,想起来快”。三年中的点点滴滴,“忘记的”总比“记住的”多。其实,生活的意义也许不在于能“记住多少”,而在于“经历多少”,因为凡经过的必留下痕迹。3年来,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儿子在一天天长大。这让我想起3年前的离别。今天看到这段文字,我的眼睛依然还是湿润着的。

 

 

   每一个驻外记者的第一天都是从离别开始的,与父母、与妻儿、与亲朋、与故乡、与祖国……


    2006年11月1日,坐在首都国际机场的候机厅,看着来来往往的、与我毫不相干却又与我同一个出发地的忙碌着的人们,我想,我还是应该把这篇文章继续下去,至于何处是文章的结尾,我并不知道,也许这次我仍然无法将文章写完。因为,我不知道,我还要经历多少次离别……
 

离家前夜,儿子却病倒了

 
    2006年10月31日,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了。对于北京这个城市来说,这个日子似乎有些特别——中非论坛11月1日将在北京召开。据说,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所承办的规模再大、级别最高的一次国际活动。整个北京市政府都在忙碌着,到处是节日的景象。只是这些活动似乎与北京普通老百姓并没有多大关系,大家更关心的是该活动对自己的出行有何影响。
    对于我来讲,我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明天我将再次离开自己的父母妻儿、远走他乡。到底是为了生计,还是事业,我说不清楚。是命运的驱使,还是自己挑战,我想不明白。但事实是,我要走了。这一天,我本想好好地陪陪才1岁7个月的儿子。然而,命运似乎总喜欢与人开玩笑。
    下午四点多,儿子午睡醒了,我本想去带他去接老婆下班——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虽然我觉得那种感觉很好、很温馨。可是,刚才还好好的孩子转眼间却突然呕吐起来,吐得那样残不忍睹。看着这一切,我却素手无策。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只要儿子好好的,我怎样都行,我可以替他吐、可以替他承受一切苦难。但看着儿子那求助的眼神,我只能面对现实——他在以后的路上不知还要经历多少苦难,而这种身体上的苦难可能只是小小的皮外伤,算不了什么。
    深夜了,儿子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喝奶吐,喝水也吐。我不得不做出一个我们不想做的决定——去医院。儿子出生1年7个月了,除了打预防针,没有去过医院,我们一直对此很欣慰,但今天这个记录要打破了。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儿童医院,可是又不得不耐心的等待——医院里的患病的儿童太多了。这时我才发现,医院似乎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医生毫不耐烦地看了看已经很虚弱的儿子说,“两个血检的指标高,可能是有炎症,不用打点滴,吃些药在再观察观察”。在医生的白眼下,问了许多琐碎的问题,生怕有一点点差错。其实,来到这里的家长又有哪一个不像我一样呢,为了孩子的健康,所有的家长都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面子、架子。
   回家,给孩子吃上药,让他安静地睡下,已是凌晨2点多了。看着他苍白的小脸蛋,想着明天我又不得不离他而去,我又怎能睡得着呢?

 

父子之间真有感应吗?我想应该是有的!

 

     2006年11月1日一大早,儿子醒来了。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感觉上好些了,至少我们都希望他能快些好起来。可是,当我们给他吃完药后不足15分钟,他又开始吐了。我鼓励着儿子说,“宝宝,坚持住,你是爸爸的小英雄!”。自己却里屋外屋地收拾东西,离出发只剩下3、4个小时了。
     我不知道这几个小时是如何度过的,儿子的病情仍没有太明显的好转。11点半,是我出发的时间。11时,一直睡着的儿子醒了。我抓紧最后的半个小时来陪他,逗他开心。他也勉强地朝我乐一乐,似乎在向我证明,他正在慢慢好转,让我放心。我知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我依然希望儿子能突然就好起来。
     车来了,我不得不与儿子分别了。儿子却抱着我不肯放手,干干地小嘴唇里不停地叫着“爸爸”、“爸爸”。我不知道,一个1岁零7个月的孩子是否真能明白在他身边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父子之间是否真的有感应。以前,我上班走时,儿子一找我,妈妈只能和他一说“爸爸上班挣钱给宝宝买大汽车”,他便果断地说,“好!”而今天,似乎没有话都不好使了。儿子抱着我,我的心在颤抖……在儿子的哭泣声音中,我关上了家门……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想与孩子分开。可是,世上的事,有多少可以自己来做主呢?
    坐在候机厅里,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这些文字。眼泪不知不觉地滴到了键盘上,我无法再继续打下去了。周围的人在有意无意地瞟着我,我真的无法控制了。开始登机了,我只能在心里团队默默地祝福我的家人和我的儿子了。儿子,你是最坚强的,你会好起来的!爸爸要登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