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出差的飞机上——我遇到的喝得最高的人  

2009-12-05 00:03:43|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正在从莫斯科至阿斯塔纳的途中上空。空姐告诉我,飞行高度1万米左右——飞机在和地球的引力叫着劲。
    从莫斯科至阿斯塔纳的航班上乘客出乎意料的少,枉费我提前那么多天订票,生怕订不到票。在可以容纳近200人的空客320机舱内,我认真地数了数,乘客不足30人。不知道,哈萨克斯坦航空公司这趟航班是不是会亏损。
   在从莫斯科至独联本各国出差,只要有票,我一般都选择目标国航空公司的航班,而非俄罗斯航空公司。苏联解体后,各加盟共和国都开始自立门户,独联体其他国家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一般都是该国最好的飞机,不是空客就是波音,而且飞机的服务还很好。这比“俄罗斯航空公司”到处乱响的图-154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空姐不知要强多少。从中,我们很容易看到独联体各国与俄罗斯之间微妙的关系。如果俄罗斯总用老旧的图—154和“冷艳”的俄罗斯空姐作为莫斯科与独联体其他国家首都之间空中联系纽带的话,那么这种关系,很难有新的突破。正如一位俄罗斯学者对我所说,“独联体对俄罗斯而言,就是一个掉了把儿的行李箱。提不好提,扔又舍不得。”
   机舱很干净,座椅都是皮子的。飞机刚刚起来,我就迷糊起来了。驻外8年来,我已习惯了出差,习惯了“上车或上机就睡,到地儿干活,干完活走人”的来去匆匆的生活……
   大约1个小时的时间,我被一个很大的说话声音吵醒。挣开眼睛,斜眼看去——一位长着中亚人面庞的中年男子正在和邻座的女孩“套儿磁儿”。仔细一看,这位老兄手里还攥着一大瓶威士忌——很明显,他喝高了。
   在独联体各国出差时,在飞机和火车上遇到醉鬼是经常的事儿。这些哥们或老兄,上火车或飞机时总是拎着一瓶伏特加或威士忌。火车或飞机一路开,他就一路喝。有时,他们就着零食喝;有时,他们就干拉儿。对于这位老兄的搭讪,那女孩先是礼貌地有一声没一声地答应着,最后干脆就玩想沉默是金来。那老兄自觉没趣儿,便和自己前一排的男士聊了起来,还把自己手中的那瓶酒分给新结识的朋友一起喝。看来,有酒共享,其乐无穷了。两人一边喝一边侃,当然主要还是那个喝高了老兄主说。我也就甭睡了,起来写下这段文字。
   对于我而言,什么烟都是呛的,什么酒都是辣的,什么茶都是苦的。后来,慢慢地学会了品一点点茶。但烟、酒还是不好的,所以很难理解好酒之人的心理状态,更难进入好酒之人“飘飘欲仙”的感觉。这不,正写着,那位老兄又和我聊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来”,难道他看出我是中国人了?朝天礼貌地笑笑了,没说话——意思是说“对不起,我不会俄语”。那老兄很遗憾的样子,又回去那原来的新朋友去聊天了。
   俄罗斯人或者说“前苏联人”为何喜欢喝酒呢?没有人能给出明确回答,这也许与当地的气候有关系吧。俄罗斯的冬天很冷,但更主要的是,俄罗斯的冬天“难见天日”——一连十多天都见不到太阳。时常长了,人很容易缺钙,缺钙还好,可以靠吃药片儿来补。可是,见不到太阳就容易忧郁了,心情一不好,那可不是吃药片能管用的。这时,喝点伏特加可能就好使了。打开飞机的遮光板,外面是艳阳相伴,这也不是阴天啊?
    终于,后排老兄说话的声音小了一点儿——空姐已经是第三次礼貌而无奈地提醒他了。唉……(飞机上上不了网,等下了飞机在帖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