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2010-01-08 07:2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的冬天是一个多雪的季节。莫斯科的雪,那叫个气派,洋洋洒洒、漫天遍野,一下就能下好几天、一站就能站好几个月。把大地山川捂得结结实实,把大街小巷盖得严严实实,大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方风光意境。寒冬给俄罗斯人带来了漫漫长夜、皑皑白雪和阴沉沉的天空,使生活在这里的人总有一种不可言状的压抑和忧郁。然而,冰雪在孕育着俄罗斯人精神中感伤主义的同时,更激发了俄罗斯人对生活乐观坚毅的态度。

    俄罗斯人对冰雪可谓是“情有独钟”。对俄罗斯人而言,“没有雪的冬天是无趣的冬天,甚至可以说没有雪的冬天就不是冬天”——冰雪中渗透着俄罗斯的本质和真谛。在俄罗斯工作了3年多,记者对俄罗斯人特有的“冰雪情绪”也有了粗浅的品味。

 

冰雪天气——莫斯科的“守护神”

 

    冬季的莫斯科天气阴暗、冰天雪地,最低气温达到过零下40多度。冰雪天气给莫斯科人带来诸多不便,但这种严寒对俄罗斯民族的生存来说未尝不是一种保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暴风雪和严寒是俄罗斯人的守护神”!

    1812年,拿破仑组织了欧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60万之众的军队,对俄国发动进攻。当时,拿破仑根本没把严寒的天气作为影响战争进程的重要因素来考虑,而是准备“以战养战”,一举拿下莫斯科。然而,俄罗斯人把莫斯科城付之一炬,拿破仑大军在这座空城中傻等了两个多月,未见到一位投降的使者,补给逐渐变得非常困难。零下40多度的严寒硬是把拿破仑这支“战无不胜”军队逼出莫斯科。在俄军的尾追之下,拿破仑60万大军中只有15万士兵活着返回了法国。

    1941年10月,德军对莫斯科发动了代号“台风”的大规模攻势,妄图在10天内一举攻占莫斯科。虽然在制定“台风”计划时,下属曾多次提醒希特勒注意“进攻莫斯科时的天气问题”,建议德国战略后方应动员一切力量生产防寒用具。但希特勒却自信地认为,“冬季到来之时,德军早已占领了莫斯科,部队可以在莫斯科过冬,根本没有必要生产什么防寒用具”,因此防寒用具一件也未生产。

    就这样,希特勒重蹈了拿破仑的覆辙,德军在莫斯科城下遭遇了50年未遇的异常严寒天气。在零下20-30度的严寒中,已兵临莫斯科城下的德军没有棉衣,飞机和坦克无法发动,坦克上的光学窥镜也失去了作用。当时德国前线将军曾建议希特勒称“由于天气非常恶劣,等好转时再进攻”,但希特勒回信说:“你告诉我退到什么地方不冷!是柏林吗?”

冰雪天气终于让德军的进攻被迫全线停止,而德军的暂停进攻却给了苏军以宝贵的喘息之机,从小就习惯了寒冷生活的苏军士兵终于顽强地打赢了莫斯科保卫战。用俄罗斯人的话说,“上帝用大雪淹没了德国人,用严寒拯救了莫斯科。”

 

冰雪洗礼——孩子们的“童话世界”

 

    俄罗斯人是寒冷和冰雪的鉴赏家和玩赏家。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论老人还是小孩儿,冬天很少躲在室内“猫冬”。无论多冷、不管多忙,上至总统总理,下至黎民百姓,俄罗斯人在冬天都不会错过到户外赏雪玩雪的机会。梅德韦杰夫总统和普京总理已连续两年元旦专门到索契滑雪,这也足见二人对冰雪运动的热爱和娴熟。

    进入冬季后,在记者居住小区周围的林间小路上,我经常可看到人们推着婴儿。这些人特地让婴儿露出娇嫩的小脸,呼吸清新空气,以适应寒冷的气候。前些天,我看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妇,身穿皮毛大衣,头戴狐皮帽子,站立在冰天雪地之中,她那白净的面颊已冻成了紫红色。她时而推动一下身边那辆有篷盖的蓝色婴儿小推车,时而跺跺双脚。婴儿车里睡着一个身体包得严严实实,但淡紫色的小脸依然露在寒风中的婴儿。这位妈妈对我说, “在俄罗斯,要让孩子从小就接触大自然、习惯大自然,这对他的健康有好处。我们俄罗斯人,就是这样培养孩子的,要让孩子们从小就经受得住冰雪的考验!”

    而对大一点的孩子,大人就鼓励他们去户外活动,通过在冰雪中的摔打来锻炼培养孩子的勇敢性格。一进入冬季,莫斯科各大超市和儿童商店里就都设立了“冰雪运动器材”专柜,从几个美元的塑料滑雪板到几十个美元的儿童滑雪车,从几百美元的雪橇再到几千美元的雪地摩托车,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几场大雪之后,俄罗斯的孩子们就开始骑上雪橇沿着陡坡飞速滑行,尽情在雪海里搏击打逗。而家长们要么是和孩子一起滑雪冲坡,要么站在一边不时地鼓励孩子要大胆些更大胆些。在冰雪游戏中,如果个别孩子不小心摔倒了,大人一般都是站在原地不动,只是鼓励孩子们在冰雪世界中摔倒后学会自己站起来继续前进。

    我发现,俄罗斯的幼儿园和家长都会早早地就通过讲童话和寓言故事的方式使孩子们认识到“寒冷并不是冬天真正的象征”。在俄罗斯,每一位小朋友都熟知关于雪姑娘和严寒老人的许多童话故事。这里的孩子很小就知道如何堆雪人、打雪仗,如何观察天空中飘着的雪花、如何欣赏结冰后玻璃上一串串晶莹似玉的冰花等等。俄罗斯的孩子们可以在冬天的无穷魅力中体验到冬天的美丽,从而喜欢冬天、爱上冬天,得出“冬天很可爱,再冷,我也不害怕了”的结论。因此,这里的孩子们乐于并敢于从温暖的房间里走到户外,走到冰雪构成的“童话世界”中去寻找真正的快乐。

 

冰雪主题——俄罗斯文化的“基本元素”

   

    提起俄罗斯,人们总会联想起茫茫白雪覆盖的大地,正如歌中唱到的那样:“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由于地处寒带,常年冰雪覆盖,俄罗斯的历史、文化和风俗都牢牢地与冰雪联系到了一起,形成了特殊的冰雪文化。

    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曾在诗作《冬天的早晨》曾以“严寒和太阳,多么美妙的日子!”为开头。由此可见,在俄罗斯文人的眼中,“严寒”是与“美妙”密切相连的。在俄罗斯的诗歌中,冰雪是普希金、莱蒙托夫等作家作品中常见的素材。对这些文学家而言,雪是俄罗斯人的纯色,是俄罗斯人性格和文化的载体。

    其实,冰雪对俄罗斯文化的影响是真实而多方面的。冰雪文化不单单是指晶莹剔透的冰灯和洁白如玉的雪雕,还包括冰雪服饰、冰雪等物质文化及冰雪画、冰雪书、冰雪剧、冰雪戏、冰雪歌等精神文化。

    可以说,冰雪是俄罗斯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成分,电影电视剧里谈情说爱、武打格斗的场面少不了雪景的衬托,小说、诗歌、散文里更不乏对雪的吟诵。俄语里的许多谚语都和雪有关系,如形容某事来得突然就说“雪花落在了头上”,形容一个东西没有价值就说它“如同去年的陈雪,毫无用处”,形容一个人一毛不拔就说“三九寒天向他要点雪也要不来”等等。

    每年新年之际,上至俄罗斯联邦政府和莫斯科市政府,下到每一个幼儿园和每一个家庭,都组织迎接“雪姑娘和严寒老人”的活动。作为冰雪的化身,这两位一直对俄罗斯人影响较大的童话人物现实版给每一个俄罗斯人都带来了新年的欢乐和对未来的美好愿望。比如,2010年新年之际,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本人就亲自装扮成“雪孩子”的样子和莫斯科市民一起在庆祝活动中以及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冰雪问题——莫斯科市政府的“硬任务”

 

    莫斯科位于俄罗斯平原中部、莫斯科河畔,跨莫斯科河及其支流亚乌扎河两岸。这个地方是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冬天漫长且降雪量大,平均年积雪期长达146天(11月初—4月中)。

    如何及时妥善地应对5个多月的冰雪天气是考验莫斯科市政府执政能力的“硬任务”。每年冬天,莫斯科市政府应对“冰雪问题”的开支都要超过千万美元。为此,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曾于2009年10月发出“让今年冬天的莫斯科不下雪”的豪言壮语,但事实是,莫斯科今年冬天的雪还在下,而且还不小。

    其实,莫斯科市政府应对“冰雪问题”可谓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了,漫长的冬天让俄罗斯人在应对冰雪天气方面有了一整套非常成熟的机制。每年入冬一下大雪,莫斯科街头就能看到莫斯科市政工作人员清理道路积雪的“壮观场景”:多辆由卡车改装的扫雪车、融雪剂喷洒车等车辆组成的车队在马路上一字排开,既扫雪又喷洒融雪剂。一般情况下,这个“现代化清雪车组合方队”浩浩荡荡地一过,路面上的积雪基本就都被扫到路边了。更有意思的是,为加快扫雪作业进程,这个车队的前后分别由警车“开路、断后”,其他任何车辆不允许超车。

    而在“大型机械化部队”无法展开作业的地方,市政工人还会“因地制宜”地使用不同的专用清雪工具:人行道就用手推排雪机,停车场用履带式小铲车,城区公路和市郊公路则采用大型除雪铲车。在遇到持续强降雪的情况下,政府还会号召市民上街集体除雪。

    除了清扫路面之外,一进入冬季,分布在莫斯科城市各个角落的“醒酒站”就开始忙碌起来。而警察上街巡逻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寻找醉倒在街头、餐馆或某个角落无人问津的酒鬼,并将他们带回醒酒站”。在莫斯科每年冬天都会有数百名酒鬼冻死在街头,这些酒鬼出了酒馆便倒地就睡,天寒地冻的,“这眼睛一闭不睁,就睡过去了一辈子”。

 

冰雪路面——司机们的“必修课”

 

    冬天在莫斯科开车是很有些“讲究的”。入冬的第一节必修课就是“及时更换冬胎和冬季专用玻璃水”。不久前,我去中亚出差前把记者站用车的玻璃水换成了“零下15专用玻璃水”,但没料到出差期间莫斯科的气温一下子降到了零下20多度,结果回来后玻璃就被冻住了,这给开车造成极大的不方便。

    冰天雪地里,行人走路不小心都经常跌跤,开车就更危险了。所以,俄罗斯人每到冬季就都给车换上专门的防滑轮胎,俗称“钉子胎”。这种轮胎比通常的轮胎厚实,纹路更深,用金属或硬塑料制成的“钉子”规则地排列在上面。有了这种轮胎,行车就安全多了。根据交通规则,汽车安上防滑胎后,要在汽车的后挡风玻璃上贴一个标志,以警示后面的汽车司机保持车距,因为安上防滑胎的汽车刹车距离短。

    但防滑胎也不是万能的,在踏实的积雪和薄冰上它的防滑性能很好,而一旦遇到坚冰和软雪,它的防滑性能就大打折扣,这时就要依靠经验处理情况了。急刹车是万万不能的,它会使车体剧烈地无规则地变换方向,导致交通事故发生。最牢靠的办法还是不要开快车,遇到情况慢慢刹车。所以,一遇到连降大雪的天然气,莫斯科全市的交通都会陷入严重堵塞,市内主要交通拥堵路段经常达到数百公里,这就需要司机们“耐心、耐心、再耐心”。如果你不耐心,想搞点“投机取巧”的小聪明,那么你就会立刻被路边静候多时的“业务素质极强的交警”现场拦下,而且必须要“意思意思”才能脱身了。

    冬季在莫斯科开车的另一个烦恼是“脏”。莫斯科街道上跑的名牌车很多,但是这些名车在冬天里会马上“黯然失色”。由于洒了融雪剂,路面上的雪不会轻易解冻,而变成“雪泥”,这些“雪泥”被飞驰而过的汽车一压便四处飞溅,使街上所有的汽车都“淤泥裹身”。莫斯科洗车行不多但价格不菲,最简单地洗一次车也要400-500多卢布,相当于90-120元人民币,而且洗完车后跑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蓬头垢面”了。

    因此,大多数车主索性就“雪里来,泥里去”,除非遇有重要事情,一般不进洗车行。但还有注意的是,虽然不洗车警察不管,但车牌照还是要勤擦的哟!如果车脏得连车号都看不清了,那么警察就要拦下来了。好的警察让你把车号擦干净接着走,一般的警察很可能就要罚款了!

 

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独家:俄罗斯人不得不说的冰雪秘密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