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普京如何应对百姓“拷问”  

2011-12-16 06:0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12月4日的杜马大选已过去十多天了,但此次投票选举对俄罗斯政治生态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却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美欧还在继续指责俄选举舞弊,俄体制外反对派还准备继续组织示威活动。与此同时,无论是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都并未因为这些而改变自己的日程安排:梅德韦杰夫12月13日会见已进入第六届国家杜马的政党领导人并签署总统命令,决定第六届国家杜马将于12月21日召开首次会议,他将于12月22日向联邦会议发表国情咨文;普京于12月15日第十次走进直播室参加“与普京直接对话”节目的直播,用了4小时32分钟回答了近90个与俄社会政治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然而,这些看似一切照旧的政治生活中,正在酝酿新的变化……

 

普京:线照连  面对新问题


  
    莫斯科时间12月15日中午12时整,普京面带微笑地走入直播室,参加“与普京对话——继续”节目的现场直播。主持人在简单的开场白后问普京,“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洛维奇,怎么样?开始吗?”“开始。大家好,感谢你们的到来。”没任何多余的客套,普京就这样开始了他2000年执掌俄罗斯以来第十次与百姓的面对面交流。
    “我想,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洛维奇,如果我们这个节目的提问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杜马选举开始,那将是正确的。到今天为止,你从未评论过这些天发生的事。您如何看待这些,您认为在博洛特纳亚广场上的民众示威活动的原因何在。”主持人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人们简述自己对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观点,这是很正常的事。到目前为止,所有人都在法律内行动,我希望未来也是这样。在电视屏幕上,我看到那里青年人居多,青年人的积极参与让我高兴。如果这是‘普京体制’的成果,那很好。在这方面,我没看到出格的事儿。我想再重复一遍,关键是所有人、所有政治力量必须在法律框架内行事。”
    关于杜马选举舞弊的说法,普京说,“要知道,关于舞弊,关于反对派对选举结果不满,这里没有任何新鲜玩意儿——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也将是这样。反对派是为了争权,因此他们利用任何机会接近权力并挤压现政权、指责现政权的错误,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普京强调,杜马选举体现了俄政治现状,至于统俄党损失一些得票率,也没任何特别之处。他认为,在经受了经济危机的考验之后,统俄党还能保持领先地位,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为确保总统大选的公正,普京建议中央选举委员会在俄境内9万多个票站都安装摄像头,让这些摄像头全天候工作,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看到这些实况。
    普京说,“我想对那些准备参加总统大选投票的人,特别是准备投我票的人说,不要觉得我投不投票他们就能胜利,所以就急着去买土豆、去别墅休息。除了你们,谁也做不了任何事情。只有你们才能确定谁将处理国家外交事务、谁将代表我们国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谁将确保国家的内部和外部安全、谁将负责解决国内社会问题、谁将发展本国经济。只有你们,除了你们没别人!”
    在谈及俄《权力》杂志刊登的俄驻英使馆出现的写有对普京不礼貌词语的选票照片时,普京说,“当年在北高加索反恐时,我看过不少关于我的漫画、听到过许多对我的恶言,但那时和现在都坚信我做得是对的。我们都知道在伦敦的那些人都是谁。他们想回来,但我坐在这儿他们不能回来。我不怨恨反而感谢他们,他们听了我的号召并参加投票了。”而在谈到不久前被梅德韦杰夫解职的库德林时,普京说,“他是我的好朋友,他并没离开我们的团队。有一些东西和我们不一致,但这些东西都不是原则性的。我很自豪,在我们的政府中有这样的人工作,他被两次评选为全球最佳经济人。像库德林这样的人,他们的想法是全球性的、战略性的,是具有前瞻性的。”
    在被问及俄民众对权力缺乏恐惧感的问题时,普京说,“恐惧并非解决国家问题的最佳工具,就如同奴隶一样劳动无法创造世界最高生产率。我们需要的不是恐惧,而是高效的法律及遵守法律的能力。要让法律公正……但有些法律就是走形式而非从民众利益出发。列宁曾说‘形式上正确,但实质上是嘲弄’。我们不应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普京还表示,“如果我感觉不到民众对我的支持,我就会离开国家领导层。这种支持在民主社会中不是体现在网络中,也不是体现在广场上,而只能体现在选举投票结果上。如果我看到,这种支持已消失,我不会在我的办公室内多呆一天。如果这种支持不再有,那就是有权力,什么事儿也做不了。”普京强调,“俄罗斯需要社会转型,巩固政治体制扩大民主基础,对俄政治和经济等社会生活全方位改革。俄需要进行深度改革,实现国家稳定使国家发展进入不可逆轨道,并达到新高度,我们需要为此努力。如国民信任我,这将是我的首要任务。”
    在谈到俄对外政策时,有人抱怨俄罗斯没有盟友。而普京说,“我们的朋友比敌人多。多极世界比两极世界要复杂,人们已厌倦了美国主宰一切。这是强迫,而不是什么同盟。有些时候,美国并不需要盟友,而需要附庸。不过,我们还会与美国发展关系。因为美国社会已经不想再想当宪兵了。”他说,他很清楚欧洲人如何看待这种低效而又花费精力的美式外交政策。在谈到反俄的美国议员麦凯恩时,普京说,“卡扎菲全身是血的形象被电视传播,他是被美国的无人驾驶飞机和外国特工一起杀死的。这就是民主吗?”他调侃道,“麦凯恩曾参加越南战争,他手上有平民的鲜血,估计他很习惯那种处理问题的方式。但他曾在那里被俘并坐过牢。”
     被问及对因特网的看法时,普京承认自己没时间上网,但他说,“我认为管控因特网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在技术上是复杂的——限制网络是不可能的。此工具十分自由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民主的。如当权者或谁不喜欢在因特网上发生的一切,有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在网络上提出其他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方式,做得更有意思,吸引更多支持者。”
    在电视直播节目后,在场的记者又把普京围住,继续追问问题。在被问及统俄党在此次杜马选举中得票是否让他再当选后任命梅德韦杰夫为总理,他说,统党在杜马中的议席超过半数,应该可以实现这个说法的。记者又问普京“您认为总统竞选中谁是您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普京说,“估计是我自己,我和其他候选人都面对一个复杂而需负责任的时期。这个时期,应精准且让民众明白,不应犯任何错误。以前的工作经验让我有权预测,我能够做到这一切。”
    在一下午的直播中,俄民众对普京提出的问题各式各样,包括百姓发现地方官员已不怕普京了、中央政府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养着高加索地区、地方已厌倦了再供养莫斯科、为什么不把工作不利的政府部长解职、只是把警察改名成民警的换汤不换药的改革、普京再次当选总统后会不会特赫霍多尔科夫斯基、等等。分析人士指出,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普京首次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直播,因此这次连线明显具有“选举前性质”。人们可以透过普京对一系列问题的表态看出,他是否准备升级为“普京2.0”版本,是否准备改革执政风格。而对于普京此次直播连线节目,俄政治分析师和民众也是莫衷一是,有人说还是老调重弹,但还有人认为在普京此次言谈中体现了新意。

     在这里俺一插一句话:似乎没有谁比他说得更好听了,没有谁比他做得更辛苦了;没有谁比他表现得更淡定了,没有谁比他看上去更自信了;没有谁比他对俄罗斯更了解了,没有谁比他对美欧更纠结了……同时,也没有谁比他更孤独了……

 

杜马:会照开  期待新主席

 


    而就在普京与民众“面对面”的两天前,俄总统梅德韦杰夫12月13日在自己莫斯科郊外的官邸会见已进入第六届国家杜马的政党领导人。梅德韦杰夫表示,第六届国家杜马将于12月21日召开首次会议,他将于12月22日向联邦会议发表国情咨文。
    此次会晤后,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主席、第四和五届国家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当仁不让地说,“在第六届杜马的人事安排问题上,每个议会党团都有权推举本党候选人担任国家杜马主席一职,但无疑统俄党的代表应成为第六届国家杜马的主席。”他透露,第六届国家杜马主席将有5名副主席来自统俄党,其它3个议会党团各有1名代表担任副主席。此外,第六届杜马的委员会从上届杜马的32个减至29个,其中15个委员会主席将有统俄党代表担任,6个委员会主席将由俄共代表担任,而自民党和公正俄罗斯党议员将分别领导4个委员会。
   不过,此次会见的次日,也就是12月14日,现年61岁的格雷兹洛夫宣布放弃自己的议员资格,也就不会再担任新杜马主席了,但他仍将保留统俄党最高委员会主席职位。他发表的声明称,“今天我决定放弃议员委任状。我认为,在国家杜马连续工作8年,我能够实现许多计划与构想。尽管俄法律对国家杜马主席连任次数无限制,但我认为超过连续两次担任这一职务是不对的,因此决定不再谋求国家杜马主席一职。但我将继续领导统俄党的最高委员会,并且愿意担任总统指派给我的职位。”
    任俄杜马主席8年之久、61岁的格雷兹洛夫的“激流勇退”的真正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为统俄党在选举中表现欠佳负责,也有人说他是为了新人让路。那么谁将是新人呢?人们开始对新杜马主席人选猜测起来。先后被猜测的人选包括政府第一副总理祖布科夫、政府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副总理沃罗金等人,但他们都已明确表示放弃杜马议员的资格,并留在政府中继续工作。
    12月15日又传出消息称,俄政府副总理茹科夫和俄总统办公厅主任纳雷什金已接受第六届俄国家杜马议员委任,这样他们将不能在政府中供职。这让人们又把新杜马主席人选的关注目光投向了茹科夫和纳雷什金两人身上。同日,俄总统新闻秘书季马科娃透露,“鉴于俄总统办公厅主任纳雷什金离职并出任国家杜马议员,所以目前将由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苏尔科夫代理主任职务,而总统办公厅主任将在本周末或下周初任命。”
    据悉,目前,统俄党领导层正在就新杜马主席人选问题进行紧张地磋商。该党总委员会主席团副秘书长舒瓦洛夫强调,“担任新议长的人选将是在责任重大的岗位上有过相关经验”。而正在统俄党酝酿新杜马主席人选之际,其他政党则提出新杜马主席应由反对派代表担任。自由民主党党团领导人列别杰夫则表示,为使国家顺利发展,国家杜马主席一职应该转交给反对派。列别杰夫说:“今天的主要错误在于一个政党垄断立法、执法和司法,国家杜马主席的职务可转交给反对派。”他强调,如果议会反对派能够一致推举出候选人,这将“有利于国家的发展”。与此同时,公正俄罗斯党圣彼得堡该党派负责人国家杜马议员德米特里耶娃也表示,俄第六届国家杜马主席应有反对派代表担任,并且公正俄党成员将推荐领袖米罗诺夫。
    无疑,这次杜马选举将对俄政坛的人事安排带来一系列新变化,正如俄媒体自己说的那样,“俄官员突然变得有意思和不可预测了……”不过,也有人说,无论杜马主席换成谁,他都将是“普京的人”。

 

   反对派:街照上  缺乏新招数


    
   就在体制内反对派为新杜马的“蛋糕分配”问题而精打细算之际,体制外反对派也没有偃旗息鼓。12月14日,莫斯科市政府地区安全局发言人透露,莫斯科政府已正式批准反对派于12月24日在市中心的萨哈罗夫院士大街组织反对杜马选举结果的集会。此人称,“我们已收到市政府的批件,允许‘团结’和‘左翼’运动于12月24日14-18时在萨哈罗夫大街举行5万人集会。此外,市政府还批准了民族主义者24日在首都东南部举行游行和集会。民族主义者将于12-13时举行游行,13-16时举行集会。”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体制外反对派没有一个各派公认的领导人,民众虽对选举结果有质疑、对现政权有不满,但更多民众还是希望国家稳定,因此体制外反对派的集会号召力将面临严峻考验。不过,也有人指出,这次杜马选举结果突现了俄中产阶段对现状的不满,而12月10日的示威则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民众的“参政意识”。据俄Career.ru网站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目前,87%的俄大学生关注俄国内所发生的一切,50%大学生认为自己有政治积极性。在承认自己有政治积极性的被访大学生中,有13%想直接参加示威活动,12%关注网络上的相关宣传活动。在对政治有积极性的大学生中,男生占56%,女生占44%。
    对于体制外反对派提出的选举舞弊指控,梅德韦杰夫13日会见议会政党代表时已表示,中选委和法院将仔细审议所有选举违规申诉和诉状,做出公正的决定。他说:“远非所有人都对选举结果满意,这是一种新情况,但没有其它解决方案。对个别投票站有看法,选举委员会和相关各级法院将仔细审议所有申诉和诉状。在查出确实违规的地方需要做出公正决定。”他透露,俄中选委在选举当天一共递交了117份申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与体制外反对派不同,尽管已进入新一届杜马的体制内反对派——俄共、公正俄罗斯党和自由民主党也分别要求对竞选违规的投票站进行调查和重新计票,但他们既不要求取消选举结果,也不会放弃议员资格,更不会支持体制外反对派提出的“重选”要求。比如,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13日就表示,他原则上反对“橙色疾病”,因为这可能使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非常严寒的冬天来临时陷入瘫痪。久加诺夫甚至将10日的博洛特纳亚广场示威集会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颜色革命”相提并论。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没有体制内反对派的联合,体制外反对派组织的集会更像是“平安夜”的狂欢,更无法对现政权造成实质性压力。但如果这批反对派再对现政权“毫无建树”的话,那么体制外反对派也到了“推陈出新”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231)|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