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俄美反导之争的死结何在?(独家分析)  

2012-02-13 18:3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斯科时间2月11日11时28分,作为俄罗斯境内的首座高性能雷达站,位于列宁格勒州列赫图西镇的俄军新一代导弹袭击预警系统——“沃罗涅日”型雷达站正式开始战斗值勤。俄航空航天防御部队发言人佐罗图欣上校介绍,此雷达站建成于2006年,此前一直处于“试验性战斗值勤阶段”,2011年底完全并入俄导弹袭击预警系统。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俄应对美国和北约加紧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进程的又一新举措。
   其实,自2010年11月“俄罗斯与北约里斯本峰会”之后,俄就反导问题分别与北约和美国进行的“双轨谈判”长时间以来一直处于“原地踏步”状态。在这个僵持过程中,美国和北约却未没有耐心等待,而是仍在加紧推进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实际操作进程。对于美国和北约这种“边谈判边部署”的拖延战术,俄也开始有节制地相应采取了“边谈判边回击”的应对策略。

 

俄启用新雷达站  提高预警能力

 

   俄航空航天防御部队发言人佐罗图欣上校11日透露,“沃罗涅日”型雷达站可同时监控500个目标,监控范围达6000公里,其作用将完全代替于1999年关闭的位于拉脱维亚斯科卢塔镇的俄军雷达站。该新型号雷达站的启用可大大增强俄罗斯导弹袭击预警系统能力,确保从俄境内对各种导弹威胁进行持续雷达监控。
   俄航空航天防御部队司令奥列格·奥斯塔别科在参加新雷达站正式启用仪式时自豪地说,“从今天起,这个雷达站完全可以监控来自俄西北方向的所有导弹威胁。这个雷达站的启动对俄意义重大,我们太空防御部队拥有了完全新型的雷达站,其性能远远超过上一代雷达站。新雷达站操作更简单、造价更便宜、运行成本更低,但效果更明显、功能更强大。”奥斯塔别科透露,11日当天与“沃罗涅日”型雷达站同时正式启用的还包括位于莫斯科市郊的两个指挥点,新雷达站和这两个指挥点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二者缺一不可。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俄境内共有3座这种新型的雷达站。据奥斯塔别科透露,除列宁格勒州的列赫图西镇之外,另外两座分别位于克拉斯诺达尔斯克边疆区和伊尔库茨克州的同型号雷达站也将在近期相继正式启用。佐罗图欣上校进一步透露称,近期,位于伊尔库茨克州的新型雷达站也将投入使用。此外,俄还正在讨论分别在伯朝拉、巴尔瑙尔、叶尼塞斯克、鄂木斯克、摩尔曼斯克建设这种新型雷达站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此外,俄政府主管军工问题的副总理罗戈津11日在视察图拉某军工设计院时明确表示,俄军方将继续采购“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和“铠甲”防空系统。目前,俄政府正在讨论2020年前采购“铠甲”防空系统的计划。罗戈津强调,“不管与美国和北约谈判的结果如何,俄都将大力加强航空航天防御,都会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

 

反导谈判:俄关切具体  美承诺抽象

 

   在俄美反导弹谈判几乎已走入“死胡同”之际,俄方上述举措很容易被视为是俄对美方“一意孤行”的警告和反击。2月10日,新就任的美驻俄大使麦克福尔会见了俄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两人重点讨论了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问题。据俄国防部新闻处的消息称,“在此次会见中,双方都强调加强两国军事部门交往的重要性,并讨论了2012年俄美两军合作的具体前景。安东诺夫特别提醒美国大使注意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问题,并介绍了俄对此行动潜力的评估,强调了对此问题的关切。”
   此前,俄外长拉夫罗夫2月5日利用出席第48届慕尼黑安全论坛之机特地与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举行了会谈,再次谈及欧洲反导问题,但双方会谈仍旧按惯例地“无果而终”。拉夫罗夫在慕尼黑安全论坛上发言时说:“俄美就反导问题仍在继续磋商,最近一段时间双方只是在磋商,而非正式谈判——但我看不到隧道另一头的光亮”。拉夫罗夫同时明确提醒道,美执意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方案为俄美关系“拉响了警报”,并可能直接损害美俄关系。
   其实,自俄罗斯与北约领导人在2010年11月的“俄罗斯——北约”里斯本峰会上商定要建立“欧洲联合反导系统”以来,俄分别与北约和美国就反导系统问题进行了多轮谈判,但由于双方立场相差甚远而一直无法达成起码的共识。这样一来,俄美间所有关于反导问题的磋商都变成了谈判双方各自的“老调重弹”,没有彼此的让步更没有所谓的突破。按拉夫罗夫不久前的话说,“俄美在反导问题上的对话目前就是在原地打转。”
   那么,双方的分歧又集中在哪些方面呢?在俄罗斯看来,其就反导问题的立场是不可能再让步的了,因此剩下的都是原则问题和最后底线了。从目前看,俄美就反导问题的分歧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俄坚持要美就其反导系统不瞄准俄境内目标承诺给出一个具有实际约束力的法律文件,但美只愿出个口头承诺,最多也只是“政治文件中的一段表述”,而非“法律承诺”,这总让俄感觉心里不踏实。因为,历史的经验告诉俄,如果只有口头承诺的话,那么似乎总有一天会出现俄被这种其实并不需要负责任的承诺再“涮一把”的危险。
   第二,俄希望与美和北约从零开始共同评估“导弹威胁”,以确定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必要性。俄认为,伊朗目前尚不对欧洲构成有效的“导弹威胁”,但美国认为俄这是“多此一举”,并咬定伊朗是欧洲的重要“导弹威胁”来源。
   第三,俄提出与美国和北约“共建”欧洲反导系统,实现欧洲整体反导系统,但美和北约坚持“各建各的”,然后进行必要的“信息交换和共享”,这就意味着俄仍被排斥在美国和北约的反导系统之外。
   第四,俄其实还希望与美共同确定联合反导系统的一系列相关参数,保持欧洲联合反导系统的透明性和可核查性,但美国明确表示不可能在反导技术问题上与俄完成“坦诚相见”的。


 
美抓紧当前部署   俄担心未来安全

 

    按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先前公布的反导系统方案,美国在欧洲部署的反导系统包括部署在土耳其的雷达系统、部署在罗马尼亚和波兰的导弹拦截系统、部署在西班牙的4艘可发射弹道导弹的舰船和设在德国的行动总部中心。帕内塔还特别强调,这一系统“不会以任何方式威胁俄罗斯”。
   实际上,美和北约在欧洲部署的反导系统目前的确并不会对俄战略安全产生现实威胁,而这种威胁必将出现在多年之后。1月26日,一直负责与美进行反导谈判的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就表示,若俄再不提高战略力量来抗衡美国的反导计划,那么再过几年,待到美反导防御计划完成,俄边境将出现一个可以真正抵御俄战略力量的反导弹系统。
    里亚布科夫透露,曾有一段时间,俄美就反导争端“什么是最根本的问题”及“什么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有过共识,“但遗憾的是,美国人并没有按照双方达成相关文件行事”。里亚布科夫说,“俄目前仍没有看到俄美在反导谈判中寻求新进展的动力。美国人不按共识行事、一意孤行。在此情况下,俄没有理由表现积极姿态,因为那只会被视为俄单方面作出了让步。”
    对此,俄总理普京2月2日曾表示,“目前既没有来自伊朗的威胁,也没有来自朝鲜的威胁,截至目前为止,美国反导系统的目的毫无疑问在于抵消俄导弹核力量。”他解释说,在俄附近部署的雷达和导弹防御系统将覆盖到俄罗斯境内的乌拉尔及许多俄核力量地面驻扎地。普京同时说,美国是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倡议者,它是历史上唯一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而且是针对无核武器国家——日本。普京补充说:“怎么,难道我们能把这个从记忆中抹去?不,我们无法抹去。我们将永远应对我国边境附近出现的威胁。”

 

见与不见:北约芝加哥峰会是道坎儿


  
    2月4日,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再次强调,欧洲导弹防御系统不会对俄构成威胁,北约将继续部署并希望俄参与。但他不得不承认,截至目前,双方没有取得进展。拉斯穆森说,目前双方的谈判还在继续,可能要到今年5月下旬北约芝加哥峰会前几周,形势才能明朗。
    但据本报记者了解,在今年5月的北约芝加哥峰会上,到底能否举行“北约——俄罗斯峰会”至今还是未知数。如果届时俄与美国和北约仍难以在反导合作上达成共识,那么此峰会就有可能干脆不会举行了。据俄外交部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至于俄总统今年5月下旬是不是要去芝加哥与包括奥巴马在内的北约成员国领导人会见,那很可能要由俄罗斯3月新当选的总统亲自确定。一位俄罗斯国际问题学者对本报记者称,“如果注定是失败的会见,那为什么还要去见呢?”
    记者注意到,拉斯穆森近日强调北约在芝加哥峰会上将依然会按计划宣布反导系统具备“中期作战能力”并在未来8-10年完成全部署。这就其实意味着,无论北约与俄的反导谈判结果如何,北约部署反导系统都会决心不变和行动不停。从这个角度讲,美国和北约目前与俄罗斯进行的反导谈判只是他们继续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幌子”罢了。
    也正因如此,当俄美反导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俄罗斯也没有闲着。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去年11月底正式宣布了一整套的军事技术和外交措施,作为对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回应:俄战略导弹将配备突破反导系统的先进武器系统和新型高效弹头;在俄西部和南部部署现代化的打击武器系统,保障有效应对欧洲反导系统的火力;俄国防部立即将加里宁格勒的无线电雷达导弹预警站转入战斗序列,以加强对俄核设施的防护;强调“考虑到进攻性和防御性战略武器之间存在不可分割的联系,俄罗斯拥有退出俄美核裁军条约的理由。”
   而去年12月1日,作为俄罗斯的新军种,俄航空航天防御部队开始在俄罗斯执行战斗值勤,该部队的职责包括防空和反导预警系统管理、宇宙空间监测、航天器发射及控制等。此外,该部队指挥所还负责对各级处于战斗值勤状态的作战力量进行集中管理,汇总并整理各军兵团报告等。观察家称此为俄针对美国和北约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对应措施”的一部分。
  其实,尽管俄美在欧洲安全事务上存在严重分歧且双方都采取了实现行动,但两国此次却明显地“少了一些情绪、多了一些理性”,都无意完全“撕破脸”、彻底关闭对话与合作的大门。但这种“半死不活”的磋商到底还有多少实际意义,是仅仅为了维持双方的面子,还是都在等待某个时机的到来,其中奥妙颇为耐人寻味。正如俄外长拉夫罗夫于1月18日所强调的那样,尽管俄美仍在就反导继续磋商且从原则上说磋商的时间依然充足,“但这不是无限期的”。无疑,反导问题已成为了俄美关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新“试金石”。

俄美反导之争的死结何在?(独家分析)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



俄美反导之争的死结何在?(独家分析) - 红场上那点儿事儿 - 关健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