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俄罗斯总统选战从街上打到网上  

2012-02-14 15: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街边的竞选广告到街头的游行集会,从报纸杂志的分析文章到电台电视台的专访辩论,从接二连三的民调结果到琅琅上口的竞选口号——这一切都表明3月4日的俄罗斯总统大选正在临近。但与此前俄罗斯总统大选相比,2012年选举出现了一个明确的新特点,即选举的硝烟从集会广场“蔓延”到了互联网。一时间,俄罗斯互联网上众多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网站、照片、视频、帖子、微博受到俄网民的狂顶和热议。俄罗斯的总统大选之战正在从街头打到网上,这为俄本次总统大选增添了新看点。

 

集会对集会  挺普游行越搞越大

 

    2月13日,莫斯科市政府正式拒绝了普京总统竞选总部计划于2月23日在红场附近的马涅日广场组织“保卫祖国”挺普游行的申请。莫斯科市副市长戈尔边科对此决定解释称,市政府无法同意此申请,因为游行队伍要经过主干道特维尔大街,组织者申请的20万人实在太多,这将令整个城市陷入交通瘫痪。他同时强调,马涅日广场也不具备举行如此大规模集会的容纳能力,市政府建议组织者提出新的游行路线并缩减集会人数,最好控制在10万人以内。
    面对莫斯科市政府的“铁面无私”,普京竞选总部副总指挥阿列克谢·阿尼西莫夫称,“我们接到的建议是把集会地点改在卢日尼基体育馆或俯首山,我们会积极考虑这些建议并准备做出某些让步。很遗憾,市政府希望我们把集会人数控制在10万之内,这样一来普京的许多支持者将无法参加集会,但我们会尊重市政府的意见。”
   其实,“挺普”游行如果一味地只追求规模效应,那么它已有了“前车之鉴”——上一次的“挺普”就因人数超标而受到行政处罚。2月10日,莫斯科市达尔哥米洛夫区第206号法院做出裁决,2月4日莫斯科俯首山“挺普”流行的组织者、“俄罗斯爱国者党”副主席纳杰日塔·科尔聂耶娃被处以1000卢布(相当于210元人民币)罚款,原因是当天集会人数严重超出审批人数,违反了集会法。而普京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随后表示,普京本人准备自掏腰包支付全部罚款。
    据悉,2月23日,俄罗斯共产党也计划在莫斯科举行规模为1.5万人的集会。而俄体制外反对派组织的“为了诚实的选举”系列集会计划于2月26日举行“包围克里姆林宫行动”。据组织者透露,届时他们将召集不少于3.4万名民众,组织大家沿环莫斯科市中心地带的花园环形成“人链”包围克里姆林宫,并在革命广场组织集会活动。
   人们发现,面对俄总统大选投票日的临近和体制外反对派的“咄咄逼人”之势,普京的支持者开始采取“以集会对集会”的策略。据统计,2月12日,俄20多个城市举行了“挺普”活动,这些活动的组织者有工会、老战士联合会和各种公民及社会团体。统俄党总委员会主席团副书记伊萨耶夫对此表示,“许多社会组织和团体都决定举行支持普京的游行,以回应反对派集会。我认为,是反对派的反普集会及美英对俄内政的积极干涉激发了民众支持普京的热情。”有媒体分析称,正是挺普势力的有效组织,俄罗斯“沉默的大多数”已开始发声了。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俄境内出现过各种各样的集会示威活动,都是各派政治势力为表达不同的政治主张:亲克里姆林宫的青年组织“纳什”组织的挺政府集会、俄共每逢2月23日“祖国保卫者日”和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组织的例行集会、体制外反对派不定期组织的“争取民主”的集会等等。但自2011年12月4日俄杜马选举会出现的“一浪高过一浪”的集会潮却极为少见,而且出现了“以集会对抗集会”新特点。在总统选举投票日之前,挺普和反普势力仍将利用这种“街头民主”持续地拼着人气。

 

承诺对指责   普京文章越写越多

 

    随着大选进入倒计时,为让选民明白自己对民族振兴的“赤胆忠心”和对国家发展的“良苦用心”,普京开始了奋笔疾书。2月13日,普京在《共青团真理报》用了7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自己的最新竞选纲领性文章《构建公正——俄罗斯的社会政策》。他在此文中指出,近年来,俄政府高度重视社会保障问题,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一半以上,特别是最近4年,社会保障支出经费增长50%,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21%提升至27%。但普京同时表示,尽管俄政府在改善民生方面取得诸多成绩,但在确保社会公平、增加民众收入、提高医疗和教育水平、鼓励生育、保障居民住房等方面仍需付出巨大努力。
    其实,这已是普京自今年初以来在俄传统媒体上发表的第五篇文章了。在此之前,普京于1月16日在《消息报》的上发表了《俄罗斯集中精力——我们要应对的各种挑战》、1月23日在《独立报》上发表了《俄罗斯:民主问题》、1月30日在《新闻报》上发表了《关于我们的经济问题》、2月6日在《生意人报》发表了《民主与国家的质量》。细心人发现,普京正是通过每周一篇的文章,向俄民众全面深入地简述自己的执政理念和对国家未来的规划。
    对于普京“连篇累牍”式的宣传攻势,俄部分人士提出了质疑。俄“呼声”协会近日就发表声明称,“所有主流媒体都以报道普京的工作为借口宣传一个候选人。”有专家称,普京在未来表明竞选基金赞助的情况下在主流媒体上接连发表文章的行为违反了选举法。但俄中央选举委员会则认为,“总理的行动在他的职责范围内,媒体刊登他的文章完全合理,因为总理的意见代表着全社会的利益。”
   其实,身为政府总理的普京由于工作原因在媒体中出现的频率的确要明显多于其他总统候选人。据俄《生意人报》对2月10日21时至2月12日21时的总统候选人公众亮相统计:普京在“第一频道”电视台出现29分钟、在独立电台出现23分钟、在俄罗斯频道电视台出现49分钟;在传统纸质媒体中出现133次;在因特网媒体中出现727次。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米罗诺夫在“第一频道”电视台出现5分钟、在独立电台出现12分钟、在俄罗斯频道电视台出现28分钟;在传统纸质媒体中出现9次;在因特网媒体中出现43次。日里诺夫斯基在“第一频道”电视台出现10分钟、在独立电台出现12分钟、在俄罗斯频道电视台出现11分钟;在传统纸质媒体中出现6次;在因特网媒体中出现65次。久加诺夫在“第一频道”电视台出现5分钟、在独立电台出现12分钟、在俄罗斯频道电视台出现26分钟;在传统纸质媒体中出现16次。普罗霍罗夫在“第一频道”电视台出现11分钟、在独立电台出现19分钟、在俄罗斯频道电视台出现11分钟;在传统纸质媒体中出现11次;在因特网媒体中出现166次。从这组对比数据显而易见,普京在公众场合出现的频率和时间也其他总统候选人望尘莫及的。

 

黑客斗黑客   黑客大战越战越火

 

    如果说普京在“街头拼人数”和“传媒拼人气”之争中遥遥领先,让其他候选人望“普”兴叹、让体制外反对派无计可施的话,那么在互联网上,挺普势力与反普势力的较量与厮杀却显得有些势均力敌了。
    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1年2月,俄罗斯互联网上就出现了一个专门攻击俄执政党的网站,该网站直接称统一俄罗斯党为“流氓和小偷的政党”。起初,俄当局对此并没有太在意,认为此网站不大可能会兴风作浪的。但随着这个网站的影响力扩大,亲克里姆林宫的团体在2011年5月专门组织了一批人在互联网上和这些人展开论战。而随着杜马选举和总统选举的到来,这些网络争论甚至转化为“黑客大战”。
    在2011年12月4日俄国家杜马投票日当天,俄罗斯互联网就出现了带有明显政治色彩的“黑客大战”。投票日当天,莫斯科回声电台主编韦涅季克托夫就在自己的微博上称,该电台官方网站遭到DDoS攻击。与此同时,《新报》、《生意人报》、《新时代》杂志、《大城市》杂志等网站也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黑客攻击。而专门搜集国家杜马选举舞弊行为并准备绘制“选举违规图”的“声音”组织网站也遭到强烈的攻击,网民无法登录。
    但这些并没有有效阻止一些“选举舞弊”的视频在俄罗斯互联网上流传。不过,俄侦查委员会发言人弗拉基米尔·马尔金2月4日说,互联网上流传的关于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违规情况的视频有剪辑拼接的痕迹,而且“所有这些视频都是从一个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服务器上传出来的。因此,侦查委员会正在采取措施,以图查明视频作者和幕后策划者”。
    其实,除了个别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网站遭受黑客攻击之外,一些俄政党的官方网站也难逃黑客魔爪。有媒体报道称,俄共官方网站于12月4日一度无法进入,该党派新闻局表示这与黑客攻击有关。12月9日,统一俄罗斯党党团新闻局负责人波尔特诺娃对外证实,该党在俄国家杜马中的党团网站因遭黑客强烈攻击而无法进入,造成此网站被迫临时关闭。很显然,虽然黑客均未现身,但这种黑客攻击很难说与当时杜马选举和俄正在变化的政治气候没有瓜葛。
   另据俄罗斯《生意人—财富》杂志2月13日披露,2012年1月30日,“反普”黑客侵入了“纳什”组织新闻发言人克里斯季娜·波图普奇科私人电子邮箱,发现了波图普奇科与该组织领导人之一瓦西里·亚科梅科的通信。两人的其中一封通信内容显示,“纳什”在2011年准备用2.9亿卢布的政府财政预算资金专门用于在互联网上提高普京的知名度和正面形象,包括组建“我的确喜欢普京”粉丝团;在互联网各大知名社交网站定期组织有利于普京的民调、讨论并不断发表挺普信息、文章和照片;为普京开设视频博客,持续更新各种挺普视频等等。而到目前为止,克里斯季娜·波图普奇科本人既没有对此传言给予正面回应,也没有作为“受害者”向俄内务部门就此事报警。


 
颂歌对大奖  挺普与反普势力决战互联网

 

   近年来,由于俄官方对报纸杂志和电台电视台的管控明显,互联网成为了俄体制外反对派攻击普京的“重要平台”。近期的历次“为了诚实的选举”集会前,体制外反对派每次都有人专门在社交网站上鼓励网民报名并事先借助网络做好相关联系工作。近日,俄“诚实选举”运动的领导人之一、著名博主纳瓦尔内在其个人网站上就悬赏征集有关“普京告别政治舞台”的最佳视频,头等奖15万卢布(1美元约合30卢布),二等奖10万卢布,三等奖5万卢布。
   针对这一举动,统俄党部分党员也纷纷在社交网站上创建了“统俄党主张诚实选举”群。该群创立者和管理员是统俄党自由俱乐部主席、社会学家奥莉加·克雷施塔诺夫斯卡娅,她在群中多次留言,并得到了多名社交网站参与者的赞同。她写道,统俄党人“比所有人都更为关心选举的合法性和诚实性”,“涉嫌舞弊者应该被找出来并得到惩处”。
    与此同时,普京“粉丝”们也不示弱,他们在“俄罗斯没有普京就没有未来”的网站上推出了“创意大赛”,吸引而来的参赛者趋之若鹜。其中一段视频的点击量在两天内便突破了10万次,作者模仿纪录片《人类消失后的生活》的笔法,为人们勾勒出未来没有普京的可怕场景:极具摧毁性的社会灾难接踵而至。语言很富煽动性:“2012年3月:总统选举取消、杜马解散、国内新成立200个新政党、政权被上世纪90年代的自由主义者和好战的民族分子瓜分、组建临时政府……5月:所有重要经济领域都被重新瓜分,俄将核武库控制权转交美国以示友好……”
   此外,普京的支持者们还建立了“我的普京”网站,建议用户在网站上发布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呼吁支持普京。这一网站上还公布了项目宣言,公开呼吁“在针对普京的信息战的条件下”声明对普京的支持。组织者强调,“我的普京”网站是我们的个人倡议,该项目同任何党派和政治组织无关,用户们可以在网站上发布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呼吁支持普京,还计划举行网友参加的快闪活动。不过,他们承诺,这个互联网项目应该形成对普京竞选总部活动的补充,主要致力于在青年人中开展工作。
   近日,一首由普京拥护者、塔吉克斯坦歌手库尔班哈诺夫演唱名为“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挺普歌曲视频在网络中广泛流传。视频中,身穿灰色外套的库尔班哈诺夫游走在莫斯科街头,以克里姆林宫和白宫为背景反复唱道:“普京——拯救国家,普京——捍卫祖国,普京——俄罗斯崛起,一切都更进一步发展。”这首歌颂“普京是上帝派来拯救国家的使者”的歌曲在俄各界引起强烈反响。音乐评论家阿尔捷米娅?特罗伊茨基十分喜欢这首“普京颂歌”,认为它比许多有关普京的歌曲都要好。反对派活动家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则在个人博客中挖苦说,这首歌是对普京竞选宣传的最大讽刺;博主亚历山大?普柳谢夫则称这首歌曲是“史上最好的反普京歌曲”。
    其实,由于互联网在俄罗斯的快速发展和网民数量的激增,普京本人也开始关注“网民意见”。继1月12日正式启动参加总统竞选的门户网站之后,普京2月6日在《生意人报》上发表的《民主与国家素质》一文中就指出,“我们应该展现出应对社会需求的能力,变化对我们的要求正变得越来越复杂。”普京认为对互联想采取一味的限制只是消极做法。普京还特别指出,“我们还应该考虑‘积极方式':给那些自己能制定立法日程的公民机会,让他们推出自己的草案并制定优先方向。我建议实行规定:议会必须审议在互联网中征集了10万和10万以上签名的社会倡议。当然,互联网匿名对此不太合适,尽管匿名在很多时候有助于表达社会情绪。需要制定程序,正式登记那些希望参与这一系统的人。”
   显然,俄罗斯本次总统大选虽无悬念,但有看头。这个看头不仅在选举本身,还在于选举前已经出现的变动和选举后即将出现的变化。变对于普京而言,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似乎已经是必须的了。而主动应互联网对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影响,就是普京正在进行的变化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0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