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健斌的博客

中国青年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日志

 
 

透视俄对叙利亚态度的变与不变  

2012-02-19 18: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当一些阿拉伯媒体大肆渲染俄罗斯已经为其2月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否决关于叙利亚问题摩洛哥提案而深感后悔之际,正当美欧政治家苦口婆心、千方百计地劝俄改弦更张之际,正当西方媒体大胆此猜测俄对巴沙尔的态度已出现“微妙变化”之际,俄罗斯2月16日再次对联大涉叙决议清脆地说“不”。
   2月16日,联合国大会以多数票通过了支持阿盟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的一项决议,俄罗斯依旧投了反对票。按俄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在投票后的话说,俄此举的原因是此议案不符合叙利亚和解的基本原则。俄认为这个原则的实质就是:各方应制止暴力,只有通过叙利亚各派主导的、对各方公开的政治进程才能找到所需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很显然,俄罗斯用这张反对票再次向世人表明了自己对叙利亚问题的坚定立场。俄知道,尽管这张反对票的象征意义大于其实际意义,这个联大决议的政治外溢效益大于法律约束力,但俄还是继续坚持了以前的立场。或许,俄很清楚,这种坚持可能并不会改变这一事态的某种“必须结果”,但对俄而言,在叙利亚问题中“过程的坚持”也许并不亚于其“结果的必然”。但还是有人认为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似乎存在着不可预测性和潜在的变数。因为,在俄外交政策中,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做最好的努力  做最坏的打算


    
    就在联合国大会对叙利亚提案表决前两天,俄总统网站2月15日发布消息称,“梅德韦杰夫正式签署总统令,授予俄罗斯驻联合国全权代表丘尔金‘为祖国服务’四级勋章,以表彰他为保护和促进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中的利益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总统令行文很短,但这个看似平常的嘉奖令在这个敏感时间颁发,其中的政治信息还是颇为耐人寻味的。丘尔金是俄就叙利亚问题在联合国中与美欧舌战、与中国等国沟通的第一当事人,小梅对丘尔金工作的满意度似乎直接暗示着俄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原则立场不变。
    那么,俄在叙利亚问题上到底坚持什么?与其说在挺巴沙尔,不如说在反对美欧动不动就冠冕堂皇地干涉一国内政的做法。与其说反对美欧的做法,不如说在维护联合国原则。与其说在维护联合国原则,不如说在维护自己在叙利益。与其说在维护其在叙利亚利益,不如说在维护大国在中东的动态平衡。而这一动态平衡对中东地区的动态稳定却显然至关重要。
   2月17日,丘尔金在解释俄再次对联大涉叙决议说“不”的原因时指出,这个决议案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一种让恰好俄十分不安的趋势,即有人试图孤立叙利亚领导人、拒绝与其进行任何接触并准备从外部把政治解决方案强加于人。丘尔金透露,此议案内容依然“不平衡”,而俄为了使其内容更平衡曾提出了一系列修改意见,但遗憾的是俄方意见被当成了“耳旁风”,并未被接受和采纳。
   丘尔金称,俄方建议的实质就是:要求叙利亚所有反对派与采取暴力行动的武装团伙划清界线,敦促有关国家阻止这些组织的暴力行径;要求叙利亚政府军撤出城镇,但其他武装组织必须停止攻击居民和国家机构等。
   这次表决后,俄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于18日发表了题为《联合国骗子》的分析文章,文章称联大的决议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文章指出,根据联合国宪章,联大不能审议安理会正在审议的问题,因此西方联盟及其中东盟让联大通过叙利亚决议的做法明显违反的联合国宪章。文章预测,“美欧下一步针对叙利亚的行动可能就是将此事移交至国际刑事法院,而这对俄将是一个新的挑战,因为这种移交只能通过安理会才能实现。或许到时又将出现对行使否决权进行挑衅的新行动,最终将会引发大规模的反俄歇斯底里行动,美欧此举极可能进一步激化阿拉伯人和其他穆斯林民众对俄的伊视,甚至不排除美欧借这种激化了的仇视来来影响俄罗斯的总统大选的选情。”
   尽管俄反对了联大就叙利亚的最新决议,但俄外交部发言人卢卡舍维奇17日仍表示,俄愿意在联合国平台上寻找克服叙利亚危机的方案。他说,联大16日通过的决议案实质上只是4日被俄中共同否决的安理会决议案的翻版,该议案“带有明显单边性质,并将所有罪责归咎于叙国政府”。他同时强调,“在与国际伙伴的合作中,俄愿意在联合国平台上就克服叙利亚危机寻找普遍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但必须要把叙利亚人民的利益、和平与整个地区的安全放在首位。"
   而俄副外长博格丹诺夫17日指出,“最近叙利亚的暴力水平的确明显升级,但俄认为这不是因叙利亚政府的行为所致。政府已尽一切所能减少暴力,特别是阿盟观察员使团在叙利亚逗留期间。他们撤出装甲车,并将部队从城市街道上撤出,释放了数千名被捕者,没有阻止和平示威,这些都记录在观察员使团的报告中。而与此同地,反对派非法武装的活动却恰恰在明显加强。”
   他此前曾透露,俄驻叙利亚使领馆正在制定撤走该国境内数千名俄罗斯人的计划。他说,“俄目前没有进行任何撤侨行动,俄在叙利亚有几千人,包括使馆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和持俄护照的跨国家庭的女人和小孩。莫斯科特别忧虑这些人的安全,因此正在采取相应的措施。使馆和总领馆对当地事件发展的任何可能情况都好了准备,俄驻叙使领馆随时都在确定本国公民在叙境内的位置。”

 

既不孤单,也不孤立

 

  有意思的是,尽管美欧高级外交官与美欧媒体一样时不时地对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冷嘲热讽的揶揄一下、含沙射影地批评两句,但他们却没有像美欧媒体一样一味地刻意丑化和孤立俄罗斯,而是继续耐心地与俄就叙利亚问题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与磋商。其实,从目前看,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既不孤单,也不孤立。
   据本报记者从俄外交部官方网站了解到,2月16日,拉夫罗夫与法国外长朱佩会晤并磋商叙利亚问题。对于外界传说的“法方提议在叙利亚建立人道主义走廊并希望安理会能予以支持”一事,拉夫罗夫在会见后说,“我没有收到这方面的建议。”2月15日,拉夫罗夫在会见了奥地利外长施平德勒格时提醒称,更换叙利亚政权的要求会直接导致死亡人数增加。2月13日,拉夫罗夫会见了对俄进行工作访问的阿联酋外长阿勒纳哈扬,再次确认了俄方尽快在没有外部干涉、尊重叙利亚主权的原则下通过和平手段借助联合国等多边国际平台结束叙利亚流血冲突的原则立场。
    在一场接一场的会见间隙,拉夫罗夫还在进行着繁忙的“电话外交”。2月17日,拉夫罗夫应印尼外长马蒂·纳塔莱加瓦主动提议与其通话讨论叙利亚问题,双方强调俄将与印尼今年担任轮值主席国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就叙利亚问题加强合作。2月13日,拉夫罗夫应阿盟主动提议与阿盟秘书长阿拉比通了电话,阿拉比向俄通报了阿盟2月12日开罗会议讨论叙利亚局势的结果和相关评估情况,双方在通话中均强调俄与阿盟都有意今后进一步加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沟通与协调。
    此外,2月15日,应日本方面主动请求,俄总统中东问题特使、俄副外长博格丹诺夫会见了日本驻俄大使原田亲仁,应询介绍了俄对中东地区局势和叙利亚问题的看法。2月14日,博格丹诺夫应英方主动提议,会见了英国驻俄大使巴罗,就并中东及北非局势特别是叙利亚局势交换意见。2月10日,博格丹诺夫应法方主动提议,会见了法国驻俄大使。2月9日,博格丹诺夫应德方主动提议,会见了德国驻俄大使。
    本报记者注意到,博格丹诺夫在短短一周内就应对方的请求分别会见法、德、英、日等国驻俄大使,会见时间安排之紧凑、会见议题设置之集中,这在俄近期外交活动中并不多见。很明显,在叙利亚问题上,特别是拉夫罗夫不久前利用大马士革之行向巴沙尔转交了俄方提出的帮助叙利亚摆脱危机系列建议后,敏感而聪明的美欧政要们并没有固执地在叙利亚问题上“把俄逼到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上”,而是把俄视为解决叙利亚问题可借重、可利用的潜在伙伴,继续规劝和拉拢着俄罗斯。
    对此,博格丹诺夫2月1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叙利亚问题上,与俄罗斯站在一起的不仅仅是中国伙伴,我们并不孤单。我们每天都在与许多伙伴进行着密切沟通,这即包括西方国家也包括阿拉伯国家的同事。”博格丹诺夫强调,“事实上,外长和我的同事们每天都在与各国外交官进行着会见,通着电话——我们正就叙利亚问题进行着极为复杂、频繁、广泛地接触与工作。”
    博格丹诺夫说,“我们认为,既然包括国际社会和阿盟在内的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即尽快停止流血冲突,那么我们就可能一起找到共同的问题解决办法,帮助叙利亚摆脱危机。虽然现在方法有许多,但我们认为必要要尽快开启由各派政治势力参加的全民对话,以便于叙利亚人民自己解决问题。”
    对于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俄是积极参与的,但他的积极主动并不是无原则、无底线的。据阿拉伯媒体援引突尼斯外交部长阿布德萨勒姆的一份声明称,俄将参加2月24日在突尼斯召开的“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此报道还称,阿布德萨勒姆说,“俄罗斯和中国都已经收到参加会议的邀请,没有人企图避开这些国家解决叙利亚问题。阿盟全体成员国、欧洲国家、一些伊斯兰会议组织的代表们,以及在地区有影响力的美国、中国、俄罗斯和印度都将参加这次会议。”但此一天前,博格丹诺夫17日还曾明确表示,成立类似于“叙利亚反对派之友联盟”的所谓联络小组并把其任务确定为武力干涉主权国家事务,这直接违背了国际法和联合国章程。他指出,“在利比亚危机时已经有过类似情况,这方面的经验表明成立这类小组并非积极信号。”

 

帮当权者发声  与反对派联系

 

    对于某些人对俄在叙利亚问题中“调停人”身份的种种怀疑,俄科学院非洲研究所所长瓦西里耶夫17日曾表示,“俄罗斯没有责成任何人将其纳入调解叙利亚危机的谈判进程,其它国家也完全可以成为中间人。就让反对派与叙利亚政府坐下来协商吧。如果他们不想要俄罗斯,那就不要吧!想请让印度或者南非来就请吧,何必指责俄罗斯呢?对!阿萨德不是俄罗斯的盟友。俄罗斯赞成一定的原则,以便保证本国的国内发展。”
   俄外交部网站16日发表的公告中强调,“莫斯科认为,尽管叙利亚安全状况复杂,但叙利亚领导层正在履行对民众的承诺。”俄副外长博格丹诺夫17日说,巴格丹诺夫说:"阻止流血事件和国内战争爆发的唯一途径是,开启不附带任何先决条件的包容性政治对话。由此我们提出了将莫斯科作为开启对话的联络平台。尽管一系列反对派组织特别是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代表们起初表现消极,但我们的建议仍旧有效。
   博格丹诺夫此前透露,俄驻叙利亚大使馆与叙利亚所有反对派人士都保持都会联系。他说,“虽然叙利亚反对派各不相同,但我们驻叙利亚的大使和外交官都在与他们保持着联系。叙利亚当局清楚这一点,有些东西他们喜欢,有些不喜欢。在目前情况下我们的任务是协助民族和解。我们争取让各方相信,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是全民广泛对话。”他同时强调,“我们不仅通过我国驻叙利亚大使馆与叙国内的反对派保持着这种联系,而且还通过俄驻法国、土耳其的使馆与流亡在叙利亚境外的反对派保持着联络。”
   在与叙利亚境内外反对派保持联系的同时,俄还想办法让巴尔沙政权有机会向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以避免美欧媒体对叙利亚官方声音的“屏蔽”。俄新社专门于2月15日给利比亚驻俄大使哈达德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让哈达德有机会通过俄罗斯媒体向外界介绍叙利亚官方就一系列问题的立场和观点。此外,2月16-17日,由企业家、文化活动家、律师和宗教活动家等60余人组成的叙利亚社会代表团访问莫斯科。访问期间,叙利亚代表团分别在俄外交部、俄联邦委员会、莫斯科市政府、莫斯科东正教会、俄联邦穆夫提理事会、俄罗斯作家联盟举行了见面会。据悉,组织此次访问的是叙利亚一个倡导建立民族内部对话的社会组织,而博格丹诺夫还特别与这个代表团举行了会谈。

 

加强“外宣”  请人“支招”

 

   而就在叙利亚当前局势仍错综复杂、未来前景还扑朔迷离之时,俄罗斯并没有固步自封、闭门造车,而是广开言路、集思广益。2月17-18日,由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俄新社共同主办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中东问题会议在索契举行。虽然类似的会议俄方此已召集过两次:第一次会议于2009年在约旦举行,主要分析了在中东成立地区安全系统的前景;第二次会议于2010年12月在马耳他举行,讨论中东问题的调节进程。但这第三次会议的议题却极具现实意义,即“阿拉伯世界的变革与俄罗斯的利益”。
   俄邀请了自美国、英国、法国、埃及、以色列、伊拉克、伊朗、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等国70多名中东问题专家共同讨论“阿拉伯之春”波及国家的内部政治变革及该地区恶化的种族间和宗教间关系的问题。此外,会议还就“阿拉伯之春”对中东新势力格局和国际关系体系的整体影响进行单独讨论。
    很明显,俄就是想通过这种“双向交流”的形式既可向世界各国的中东问题专家介绍、推销自己的“中东主张”,又可请各国中东专家为俄“新中东政策”建言献策,以完善本国中东外交政策。
   虽然索契这次中东会议不是俄官方名义召集的,但俄官方却对此会给予了高度关注和格外重视。会议召开之际,俄外长拉夫罗夫专门发来贺电,而博格丹诺夫副外长也专程赶到索契参会。拉夫罗夫在贺电中强调,“‘阿拉伯之春’事件不会影响俄与中东及北非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俄一贯坚持阿拉伯国家的独立和自由发展,与中东和北非国家在相互依存和相互信任的坚实基础上继续保持传统友好关系。这是我们共同的财富,我们坚信任何政治局势的波动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拉夫罗夫在信中说,“中东局势的震荡不应被视为外国干涉一个主权国家内政的借口,因为只有民众才有权解决自己的命运。‘阿拉伯之春’不应分散国际社会对解决该地区其它问题的注意力。目前所发生的事件不应转移我们对调解阿以矛盾等其它冲突的注意力,正是这些问题长期以来令该地区气氛很紧张。”
   记者发现,在这次中东会议上,世界各国对俄在叙利亚问题上所坚持的立场褒贬不一。埃及金字塔报出版社的分析家阿利姆认为,俄支持叙巴沙尔的举动对俄在阿拉伯世界的声誉带来了巨大损失。他说:“支持叙利亚当局对俄在阿拉伯国家原本正面的形象造成了负面冲击,因为阿拉伯世界很多人至今仍认为俄在支持一个杀害本国公民的政权”。
   而叙利亚专家、东方学中心主任阿塔基则认为,“俄本国就经历了20多年的过渡期,俄应当支持阿拉伯世界的这种民主转型经验。”开罗大学教授谢赫指出,“除了最激进的革命者以外,包括埃及在内的阿拉伯世界中不少人对俄的立场表示理解。”她认为,“问题不仅仅在于俄罗斯在叙利益,问题在于要坚持国际政治原则。其实,许多人都高度评价俄罗斯坚持不干涉当地国家内务的立场,但媒体尤其是西方媒体却把焦点集中在俄维护本国在叙商业利益之上。”
   埃及《晚报》副总编辑萨拉马认为,“目前,应当更多的谈论美国与西方在资助阿拉伯国家非政府组织方面的作用--这是对这些国家内务的直接干涉。”萨拉马指出,目前埃及有几起大的诉讼案就是针对这些组织的,它们的人员被控挑起国内骚乱。他认为,考虑到利比亚事件中极端不良的经验,莫斯科的对叙立场完全是能够理解和能够解释的。
   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巴勒斯坦前总理库赖则在致此次会议的信中指出,“俄罗斯与中国可以利用自己在历史上与阿拉伯人民已形成的友好关系,积极介入中东地区一系列国家危机局势的解决进程,从而获得加强本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最佳机遇。”库赖补充说,“与此同时,莫斯科和北京应该十分清楚‘阿拉伯之春'的意义和影响,并且把该地区发生的变化控制在需要的轨道之上。”


 


  评论这张
 
阅读(307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